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舞駕衍生]我們是這樣的一家人 序+一

CP:(暫定)末子 設定

因為My Girl裡沒有年齡設定等細節,所以就擅自按照自己萌的來寫。

五人的歲數差如下>>

一郎和二郎差二歲,三郎小二郎三歲,然後四五郎是雙胞胎,和上頭三人歲差較多,小三郎十歲。
是的,看過不少舞駕家的設定,個人非常偏好老么雙子和大歲差,太萌了。
然後如PV裡所設定的母親已經過世了,在這裡設定為在末子們出生後的六年過世。
然後爸爸的設定,經貿公司的初階主管,常駐外地分公司。

接下來是故事開頭的初階設定,本故事要從末子幼稚園左右開始說起。
這時期老大一郎已經開始工作(一郎是讀藝術專科學院畢業,沒有進大學),是職業插畫家,因為都在家工作,基本上家事全包,早上負責送雙胞胎上學,因為爸爸在家時間太少,基本上一郎是一家之主。
二郎大學在讀中,是個有遠大目標的應屆新生,主修經濟,副修西語,是完全弟控(以下三個都在他愛的範圍裡),課餘會在學校的圖書館打工,個性比較婆媽一些,會注意很多事,容易操煩。
三郎剛上高中,每天負責接雙胞胎回家,因為讀書不是非常在行,但想當獸醫所以發奮中,對雙胞胎非常溺愛。
四郎幼稚園中班,比五郎早出生十分鐘的異卵雙胞胎哥哥,個性比較小大人,情緒起伏較少,也很少表達自己的需求,但偶爾會有意外的貼心舉動和撒嬌。
五郎,異卵雙胞胎弟弟,這個時期的個性可以說是和四郎相反,比較黏人,是愛哭鬼,但對事情觀察入微,做事也比較主觀,現階段和四郎的共通點不多。




周末下午的葬禮,有逐漸西沉的太陽陪襯,哀傷隆重的結束了,手捧著妻子照片的舞駕太郎看著身後的五個孩子,第一次感到無所適從。
「我們上車吧!」
看著父親茫然的臉,次子二郎下意識的催促弟弟們上車,而站在太郎身旁的長子一郎則是默默的從父親手中接過照片,然後輕輕的說了聲「爸,回家吧」。
回程的車上,三郎還是哭個不停,二郎輕拍他的背,一邊還要安撫跟著哭了起來的五郎,日子該怎麼繼續下去?那時的他們,都還沒有答案。




清晨,喪假結束的第一天,完全失去秩序的廚房裡,長男一郎努力的準備著早餐。
「一郎哥哥。」
一個嫩嫩的聲音從腳邊傳來,一郎低頭一看,四郎正拿著自己的牛奶杯抬著小臉看著自己。
不知為何有種欣慰的感覺,一郎笑了起來,將沾著麵包屑的手用圍裙抹乾淨後撫上四郎軟軟的臉蛋。
「四郎好棒,自己起床啦?」
被一郎稱讚的四郎微微的歪了下腦袋,然後轉身往後看去,於是一郎順勢的將視線追了過去,出現在視野裡的是穿好制服抱著五郎的三郎。
「一郎哥早安。」
三郎扯開微笑,雖然因為昨日的嚎哭,他的雙眼腫成兩條細線,但有朝氣的神情讓一郎臉上的笑意大了些。
「三郎,是你叫他們起床的?」
「嗯,不過小五看起來還沒醒就是了。」
三郎說著用空著的一隻手指了指還趴在他肩上五郎,一郎聽了笑了笑,然後伸手接過四郎手中的杯子為他倒了牛奶,在溫柔地將杯子放回四郎手裡。
「乖,先去坐著吧,早餐快好了。」
「嗯。」
四郎用力的點了頭,小步的跑向餐桌。
三郎一聽早餐要好的,馬上興奮的將五郎往椅子上一放,也不顧五郎一臉不願的神情就跑到一郎身邊看著一郎認真的往吐司裡擺上生菜和火腿蛋。

將早餐端上桌的時候,二郎頂著鳥窩頭慌張的從樓上跑了下來,在他身後的是同樣頂著鳥窩頭的父親太郎。
「爸,早安。」
腫著核桃眼的三郎大聲的向太郎喊到,做父親的像是意識到什麼似的停下匆匆的腳步,正眼看向圍著餐桌的自己的孩子們。
「早安。」
太郎走到桌邊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即便身邊空出來位置永遠不會再被填滿,但他還是擁有寶貴的財產,不振作不行,太郎邊想著邊接過長子地過來切的有些歪扭的三明治。
「一郎,這些都是你做的?」
「是啊,老爸你快吃吧,飛機不是十點飛嗎?」
一郎一邊分發自己的創作料理一邊看向父親,已然收假的太郎理所當然的要回到工作的崗位,而這也意味著,父親又要到外地去好一陣子不能回家。
「誒?老爸沒有調回東京嗎?」
三郎一臉意外的發問,他一直以為母親去世後父親會申請調回東京,但看來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抱歉啊,三郎,爸爸跟上司提過了,但分公司還沒穩定下來,我還要在那再待一陣子。」
太郎一臉歉意的說,然而一邊一直安靜著的五郎就在這個瞬間哭了起來,小手抹著臉,一臉不甘心的模樣看著太郎,然後便跳下椅子消失在樓梯口。
「五郎?」
太郎瞬間不知所措了起來,他慌張的看向一郎,一郎也是一臉無措。
「媽媽不在了,所以五郎不希望爸爸你也不在吧。」
始終沒開口的二郎輕聲的說了,其實五郎的心情也是其他幾人的心情吧,已經缺了一角的家庭,還需要很多復原的時間。
此時,喝完自己杯子裡的牛奶的四郎默默的下了餐桌往樓梯走去。
「我也去看看好了。」
看著四郎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太郎不由自主的起身跟了過去。
走上樓梯,太郎繞過走廊,在雙胞胎的房間門前停下腳步,看著門板上去世的妻子親手縫的小小掛牌,太郎一陣心慌,在好好的深呼吸止後他輕輕的推開門,門內,只比五郎大十分鐘的小哥哥四郎緊緊的抱著哭的傷心的五郎,小小的臉蛋輕輕的貼在五郎的臉邊,小手握著五郎同樣嬌小的手,像是要讓他安靜下來般的緊握著。
太郎看著一陣心酸,他大步走了過去,在雙胞胎身邊跪坐下來,然後伸手緊緊抱住兩個孩子。
「對不起…」
道歉混著淚水,從太郎的臉上滑落,掉在雙播胎緊緊相握的小手上。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