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二]可惜不是你 1END

小哀愁有。 入春,沿著河岸盛開的櫻花,粉色的、溫柔的,翩翩隨風落下。

他在成排的樹蔭下走著,手裡還捏著那本新買的書,眼裡溢著滿滿的淚,嘴角卻勾起了淡淡的笑。

那是那個人寫的愛情故事,那人說那是個很純粹的愛的紀錄,在新書熱賣後出版社的記者訪談會上,他在咬著烤乾的吐司時看到了。

猶豫了很久,他還是在上班前的空檔走進書店。

猶豫了很久,才有勇氣拿起那本書,翻開第一頁,就被那用手寫字填滿的前言弄的濕了眼眶。

『明明,我們之間的愛情是如此的堅定,但我們卻錯過了相守到老的契機。』

多麼確切又真實的現實,即便隔了這麼多年,想起時卻還是痛的難以呼吸,他強忍著難受的悸動結帳了這本書,緊緊的抱在胸口,催眠自己不會痛。

一整個早上他渾渾噩噩的蹭過,意識到自己無法再專注著做什麼,他下午藉口身體不適早退了。

帶著那本書,他在和岸邊的櫻花樹下細細讀過,混著幾抹笑幾絲淚。


『如果說,有一個人是一輩子住在我心上的,那便是他了。

我和他十幾歲時認識了,在懵懵懂懂的青少年期彼此磨合,關係好了起來之後發現自己對他的傾慕,但還年少的我說不出口來,那是我的煩惱我的秘密,直到他對我告白的那天,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各自單戀著對方。

或許沒有什麼比兩情相更要幸福,但彼此的意識轉換,從朋友的關係走進戀人卻不是那麼的容易,你會開始忌妒,開始不滿。

明明曾經那麼心靈相通,現在卻雙眼朦朧,看不清對方的心情,一昧的互相傷害,可是又倔強的誰也不認輸,誰也不放手,就這樣牽牽絆絆走過了五個年頭,最後還是分手。

分開後,我才有機會冷靜下來仔細想過,這五年來的我們到底是哪裡做錯了?為什麼不能成為一對完美的戀人?又為什麼不能做彼此一路走到終老的家人?

沒有答案,只有一個事實,事實是即便我想要重新來過,我有很多作法想改,我有很多說法想變,時間已經走過,我不是當日的我,我不再是那天接受了他紅著臉頰告白的我了,已經不是年輕衝動的我了。』


闔上書,他站起身來,還有點微涼的風吹過他的髮梢、面頰,將淚水吹出他的眼眶,伸手要擦卻又放下,他緩緩的邁開步伐,往家的方向。

推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門,屋子裡靜靜的,他筆直地走進自己的房間,將那本書塞進書櫃。

「你回來了。」

帶著眼鏡一頭亂髮的男人站在他房門邊,他笑了笑,走過去在男人的頰邊輕輕一吻。

「還不是下班時間耶?」

「我早退了,今天櫻花很美。」

「嗯,這樣啊?」

「我沒說謊喔。」

男人笑了出聲,伸手環住他的身體,緊緊收進懷裡。

「不要在我面前勉強,我不是他。」

男人的聲線很溫柔,他不由自主的皺緊了眉頭。

「你不覺得我很差勁嗎?」

「嗯?」

「我的心裡,你永遠不是那個第一順位。」

「我知道,我還知道,我有可能不會是你最後的牽手,或許有一天我們會分開,你會有其他的戀人,但我不後悔,因為我已經是你人生的一部分,這樣我就很滿足了。」

「你這人…」

「很傻吧,但你比我更傻不是嗎?」

男人的話沒有錯,自己的確是很傻,他笑著流下淚來。


再去翻動那本書時,在他屋裡的人換成了一位比他年輕的少年,眨著還帶著孩子氣的大眼,噘著嘴站在門邊監視著自己。

「你在看什麼?」

「愛情故事。」

「誒,我不知道你也看這種東西?」

「沒人規定中年人就不能看愛情故事,而且我也還沒四十。」

「呵。」

少年狂妄的笑了起來,走到他身邊抽走他手上的書,將他壓在牆上狠狠的吻過,從嘴唇滑臉頰再遊走到頸間,魯莽的啃咬。

拾起書,少年在他的床上安靜的睡著了,露出與醒著時不同的天使臉孔,拿著書,他就著現在的姿勢看了少年許久,嘴角苦澀的勾起,然後走進客廳坐下,開始一頁一頁的翻閱著這些曾經。

牆上時鐘走過午夜,滴滴答答的秒針讓他精神疲累,被鉛字逼的雙眼酸澀,眼角泛起幾絲濕潤,但現在的他已經到了不會為內容哭泣的年紀,只剩下滿滿的未盡的感情刻畫悔恨。


信步走在百年如一的櫻花樹下,飄落的櫻花雨告訴世界又是春天,他微微仰著頭看隱約自花間露臉的藍色天空,顏色交錯如當年,讓他有些時空錯亂的感受。

再低下頭的時候,眼前一個人和自己正做著相同的動作。

彼此眼神不意地在低頭的同時碰觸,多年不見的情愫悄悄湧上心頭。

那人穿著長長的色大衣,鼻樑上架著自己未曾看過的色眼鏡,頭髮中規中矩的梳得整齊,眼神裡有和自己同樣的情緒,或許。

「好久不見。」

在無言多時之後,他率先開了口,已經不是過往彆扭不坦率的自己。

「好久不見。」

但對方卻多了幾絲的侷促。

就這樣開始並肩走了起來,沿著長長河岸。

「最近在做什麼呢?還在寫書?」

「嗯,一直在寫,打算寫到沒辦法再逼出半個字為止。」

「真好。」

「和也呢?在做什麼?」

「老樣子。」

「老樣子…」

「這裡的櫻花真的好美。」

「嗯,就只有這裡,從來沒變過。」

「嗯,的確沒變過。」

於是又再陷入沉默,直到走到整排櫻花樹的盡頭。

「這個,請收下。」

那人遞出了一張名片,他沒有猶豫的收下,低著頭,手指撫摩著上頭的色鉛字。

「翔,要回去了嗎?」

一個聲音從遠方傳來,一個高瘦的男子揮舞著雙手,滿是笑容的看著這個方向。

那人露出一抹難解的笑,他說不出那笑容看起來是尷尬還是歉疚。

「我現在…」

「我明白。」

「那…再見。」

「嗯。」

微笑著點了點頭,他看著那人走了過去,有幾下回頭,最後被那高瘦的男子挽起了手,沒有再回過頭。

他在風中站了很久,那人的身影已經不見了,他默默的將那張名片收好放在胸前的口袋裡,然後緩緩的邁開腳步。


FIN.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