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潤二]惡魔們的日常《晝》

惡魔本在今年八月全數完售,目前沒有再加印的計劃。
所以,在此公開其中收錄的《惡魔們的日常》,當作給各位的聖誕禮物。
本文分成《晝》《夜》兩篇,《夜》預計在元旦當日公開。


《晝》


清晨帶著朦朧氣氛的陽光照進屋來,二宮眨了眨眼,發現自己昨晚竟就著歡愛後的姿勢一動不動的睡到天亮。
翻了個身,因為仰躺而被壓了一整晚的尾巴悠悠的晃著,映入他琥珀色的眼睛裡的是帶著柔軟粉紫色的天空,有點醉心在這百看不厭的晨景,二宮沒有注意到這張床的另一個共用人也已經睡醒的事實。
帶著暖意的手掌伸了過來,溫柔的攬住他赤裸的腰部,略一用力便把二宮整個人帶入懷裡,松本帶著還沒完全清醒的迷糊在二宮的尖耳朵邊上輕輕一吻,算是早晨的問安。
在松本懷裡又再次翻了身,視野被對方深刻的五官填滿,二宮的嘴角勾出上揚的弧度,就這麼把自己整個人埋進松本的懷裡。
嘴唇貼上二宮細軟的前髮,松本的眼裡滿是笑意,就維持著這樣的姿勢窩了好一會才坐起身,揉揉二宮睡亂的頭髮後起身離開。
趴在松本離開後依舊暖洋洋的床上,二宮晃著尾巴,任由悄悄爬回來的睡意帶著他再次墜入夢鄉。

做了一個甜美的夢。

在正午時分再次以睡前的姿勢醒來的二宮已經不記得夢的樣貌和形狀,但那股甜甜的滋味卻很清楚的留在腦海中,他像貓一樣翹起臀部伸了懶腰,然後悠悠的跳下床,隨手拾起松本掛在邊上的針織衫穿上。
因為體型差而顯得寬大的衣服鬆垮垮的貼在身上,二宮不以為意的攏了攏領口就這麼走出臥室。
沒有看見松本的身影,二宮在客廳晃了兩圈數了數牆上裝飾的小玻璃罐後轉進廚房,在零食櫃裡挖出些巧克力棍子。
他喜歡這甜甜的味道,還有可可特殊的香氣。
惡魔真正的活力來源是一年一次進食的生物靈魂,但這些人類變出來的精巧點心倒是能成為讓心靈愉悅的精神糧食,二宮自盒子裡抽了一根放進嘴裡嚼著,然後就這樣拎著零食盒晃到客廳的落地窗邊,打開窗戶走到陽台上。
被正午的陽光照亮的城市安靜卻滿是生機,二宮往欄杆上一趴,就這樣研究起來往的行人,那四處閃亮的靈魂顏色,嗯,感覺又有好幾個可口的目標可以嘗試。
「啊!」
突然的被一雙手環住腰,二宮發出小聲的驚呼,身上穿著的針織衫前擺被其中一隻手認真的向下拉了拉,從本來只蓋住腿根的位置往下延伸了幾公分。
二宮轉過頭,迎來的是趴在自己背上的松本那眨個不停的眼睛。
「你幹嘛啊?」
二宮不解的開口詢問,松本扁了扁嘴後回答。
「會被下面的人看到。」
說完松本便用手拍了拍對方現在也只能算是勉強藏在衣襬後的重要部位。
「別鬧了。」
把頭轉了回去,二宮不以為意的拍掉松本的手。
「我不喜歡。」
「這裡是三十樓耶,下面的人看不到的。」
「但我看的到。」
「誒?」
前後不能銜接的對話讓二宮又再次回過頭,微蹙著眉,剛想說些什麼就被對方吻住了嘴唇,環住二宮身體的手不安分的撩起後方的衣襬,掌心摩娑著白嫩的臀部。
「嗚嗯…」
嘴被堵住沒辦法在言語上做出任何反抗,因為昨晚的歡愛而殘有餘韻的身體很快便被對方挑逗的動作帶起熱度,二宮不由自主的回應起對方霸道的吻。
「哈啊…這裡…是陽台…」
唇舌糾纏的火熱纏綿之下,二宮有點吃力的提點著對方,但換來了松本一個壞心的微笑,輕咬著二宮紅豔起來的唇,他的手扣著二宮窄窄的骨盆讓對方的臀部對著自己翹起,然後就這樣長驅直入。
「和也不是說沒人會看到嗎?」
「啊…不要直接…進來啊…」
雖說惡魔的身體構造並不像人類那般脆弱,雖說昨晚也做了一樣的事情,但被這樣突然的進入,那股衝擊讓二宮忍不住地趴在陽台欄杆上,喘著氣抓緊了欄杆。
沒有停頓,松本的動作毫不容情的進擊,看著二宮紅起來的尖耳朵,知道對方同樣地動了情,他隔著衣料吻上那有些顫抖的背脊,手掌則是探入前方的衣襬撫慰對方遭到冷落的小兄弟。
二宮隱忍的咬著自己的手指,雖然他的確也不覺得有人會看見,雖然他也不是很在意被不被人看見,但心裡有種神秘的羞恥感,八成是在人類世界待的太久,自己多少受到人類的道德觀影響了。
身體受到的刺激被惡意的加強,四肢散發著與正午十分匹配的熱意,他用僅存的思緒想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就完全迷醉在松本給予的世界…

懶洋洋的泡在浴池裡溫熱的水中,二宮頑皮的尾巴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松本的頭,對方毫不在意的接受這沒有半點傷害性的攻擊。
「等等要出去嗎?」
松本悠悠地端起放在浮在水面的小托盤上的酒杯啜了幾口後問到。
「嗯,要出去。」
「上次的那個漂亮太太?」
「對,努力了一個禮拜,今天應該可以得手。」
二宮說著站了起來,跨出浴池,將一邊掛在牆上的毛巾拿過,裹住因為熱氣而泛著粉紅的身軀。
「那我跟你一起去?」
「誒,你跟來幹嘛?」
被松本的宣言弄的迷糊,他很不習慣讓人看到自己認真狩獵的樣子。
「難得你找了個這麼正常的獵物,我很有興趣,想看看到底是怎樣的人啊!」
「就說我不是大叔控了!」
「還是我在你就不好下手了?」
松本的話激起二宮潛在的勝負心,他白了松本一眼後說道。
「要來就來。」
語畢二宮便晃著尾巴走回自己的寢室。
把浴巾隨手掛在衣架上,他自衣櫃裡挑出白襯衫穿上,然後是全黑的成套西服,合身的剪裁襯的他更加嬌小纖細,繫領帶時松本走了進來,裸露的上身毫無遮掩,帶著暖暖的水蒸氣,他靠近二宮,略低下頭替對方繫好了領帶。
「你要快點,不然不給你跟。」
微微偏過頭避開松本刻意的距離,帶著挑釁的眼神,二宮自己動手調整了領帶結,然後逕自離開房間,松本勾起一抹笑,他喜歡二宮賭氣時的樣子。
穿戴整齊走出去時,二宮已經在玄關處穿好鞋倚在牆邊,雙手環在胸前。
「好慢!」
二宮不悅的嘟囔著,松本則是笑笑的走到他身邊套上鞋,不帶誠意的道歉。
「抱歉,讓你久等了。」
邊說著邊整個人靠到二宮身上,近距離看見二宮微微扁起的嘴,充滿粉嫩的怒氣,才想要偷咬一口就被對方的尾巴敲了頭,只好規矩的彎下身繫鞋帶。
沒有等松本弄好二宮就顧自的先走了出去,松本跟著走了過去,兩人一前一後消失在即將入夜的世界裡。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