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相二]鬼面(序+一)

架空,隨篇會附上部分設定。 序

沉甸甸的手銬磨的手腕生疼,相葉蹲在又髒又像是個臭鳥巢一般的石室裡小心翼翼的轉了轉手腕。
被抓來這裡已經三天了,除了水以外幾乎沒吃到東西,相葉知道這是對方用來消磨自己的意志力的一種手段。
望向石室牆上的一道小窗,那蔚藍天空,相葉不由自主的神遊回自己那在森林裡美麗的故鄉。
『嘎』地一聲門被打開,相葉被一把拽了出去,手銬的長索被懸在一邊的鉤子上,因此相葉被迫高舉起手,腳不著地的懸空吊著。
「臭小子嘴還真硬啊,還不說嗎?」
團團圍住他的有三個鷹族人,帶著棕色鳥羽製成的頭飾和黃色嘴喙形狀的面甲,怒目瞪視著相葉。
「就說了我不知到了!」
三天被折磨下來相葉已經有點失去了耐心,他因為飢餓而全身發軟,但還是勉強能吼出聲音。
『啪』地一聲,相葉話才剛說完便挨了一鞭,打在他的腰脇,相葉吃痛的悶哼了一聲,心裡一索性不再應答,鷹族人再怎麼問都得不到回覆,甩鞭子甩到手痠了也不見相葉吱聲,為首的一人扔下鞭子,走向一邊的火爐,用火鉗夾起一塊燒熱的炭又走了回來。
「讓你嘴硬,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不行!」
說著便將炭塊按上相葉的左肩,皮肉被高溫一燙馬上焦了一塊,相葉的臉皺了起來,額間汗水涔涔,疼的眼淚都噴了出來。
「不好了,鴉族攻過來了!」
此時,外頭有人大喊,那三個鷹族人慌張了起來。
「先把這傢伙關回去!」
其中一人叫道,於是三人七手八腳將長索拆下,而就在這個時候,相葉一腳踢飛靠近自己抓著長索的人,朝外頭奔去。
「快追!」
身後鷹族人的叫聲不斷,雖然餓得頭昏眼花,肩膀上還有一塊燒傷,但相葉知道這是個機會,不跑不行。




跑了不知多久,相葉鑽進一處濃密的森林裡,在裡頭又前進了好一會,確定沒有人跟了過來之後相葉氣喘吁吁地在一處矮樹叢邊坐了下來,瞬勢靠上一邊的樹幹。
過了好一下子,相葉才不再喘氣,此時飢餓感和痛感再次湧了上來,他微微側過頭看看自己血肉模糊的肩,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再環顧四周,看來也沒什麼可以食用的果實,相葉懊惱地站起身,用還被手銬銬著的雙手撐著樹幹繼續往前走。
接下來得找點吃的,要不然在逃回家以前,自己就要死在這了,他一邊想一邊前進,才走沒多久就聽到頭頂轟隆作響。
抬頭一看,從參差樹影中隱約能見灰濛濛的天,看來是要下雨了,自己現在滿身是傷,要再淋雨八成更撐不久,得趕快找個地方躲雨。
於是相葉硬逼著自己加快腳步,尋找遮雨之處。
就在雨點漸多,相葉身上唯一穿著的單薄破褲子被淋的全濕的同時,他發現一處山洞,沒作多想他直今奔了進去,然後撲倒在洞內乾燥的沙地上。
「是誰?」
突然一個清亮的少年嗓音在他耳邊響起,相葉趕緊抬頭,然後驚訝地發現一把短刀抵向自己的眉心,而持刀的是一個帶著鬼面遮住容貌的少年。
「我是路過……」
「滾出去!」
話還沒說完便被截斷,對方毫不留情的想將他逼出去,刀子在相葉頭上留下染寫的痕跡。
「等等,我沒有惡意,只是想躲一下雨。」
「不管,快出去。」
「真的只是一下,雨一停我馬上就走,而且你看我還靠著手銬,又渾身是傷,不會做什麼壞事的。」
好不容易才找到個地方能避雨,相葉賣力的想說服對方,費了一分唇舌之後,帶著鬼面的少年似乎有些動搖了,相葉感覺到少年透過面具打量著自己,於是他便抬了抬自己被銬住的手。
「要是你不放心就把我找個地方綁著吧,我不會亂動的。」
「不必了,只是雨一停就給我滾,知道嗎?」
少年冷著嗓子如是說道,相葉一聽趕緊賣力點頭外加一個磕頭,而少年則是看了他一會便轉身準備離開,雖然見不著臉,但相葉總覺得對方一定是皺了眉頭。
就在少年要跨步走開時,相葉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伸手拉住少年披在身上的弧狀獸皮。
『啪』地一聲,相葉的手在觸到衣襬的同時被大力甩開,少年回過身,一雙在陰暗光線下看不清楚顏色的眼睛流露出戒備的神色。
「不好意思……」
見對方如此戒備,相葉縮了縮肩,支支吾吾了起來。
「做什麼?」
少年不慍不火的回話,但相葉感覺得到少年眼神裡的不快。
「啊,我只是想問能不能給我點吃的?我三天沒吃飯了……」

少年消失在洞穴深處好一會又再回來,回來時一手拎著塊乾肉,另一手捧著一個碗。
「吃吧!」
少年邊說邊在相葉面前蹲了下來,然後全部放到相葉面前。
相葉藉著洞穴外的昏暗光芒一看,是幾塊鹿肉乾和一碗甜樹果漿,餓了好幾天的他也顧不得手無法自由活動,就抓起肉塊狼吞虎嚥了起來。
因為吃得太過專注,他在清空眼前食物之後才發現少年自始至終都蹲在自己面前盯著自己。
「啊,謝謝你,我吃完了。」
相葉有點尷尬的說道,而少年沒有回話只是伸手收走碗。
「你不是這個森林的人。」
起身的同時少年開口,相葉老實的點了點頭,他自己的森林離這裡可遠的。
以為少年會再開口,但對方卻是什麼話也沒說地走回洞穴深處。
少年的身影消失後,相葉覺得自己是鬆了一口氣的,少年那有些陰氣的氛圍讓他不知所措,但一放鬆了神經,全身的疼痛便一口氣回到他身上,尤其是來自左肩傷口的痛覺,突然放大了十倍,相葉皺起眉。
為了轉移注意力,相葉看向洞穴外昏暗的天空,雨勢在他稍早進食的時候變的滂沱,鷹族要對付外侮又要抓他應該不容易,八成沒有跟到這,現在自己是真的無法再跑了。
連著三日的折騰還有現下的傷,慢慢的奪去相葉的意識,他的視線變得模糊,漸漸的看不清雨絲,漸漸的歪斜。

全身都火燙,相葉發現自己走在火鉗之上,四周都是燃紅的炭塊,左肩疼的害,腦袋又重又熱,但指尖卻與四周的火熱相違,冷的像浸在老家後山的冰泉裡一樣。
這樣的狀態和幻境一直持續著,相葉知道這是幻境,因為沒有哪個世界只有火和炭,但他醒不過來,即便顫抖全身仍是張不開眼睛。
迷茫之間他聽到有人對他說話,說什麼聽不清,然後是一陣清良按上自己的腦門,減緩了火燒般的痛楚,不知過了多久,相葉才從幻境裡脫身,沉沉的睡去。

TBC...

鷹族>>
顧名思義便是有老鷹般能力的族群,善狩獵,會利用手製的翅膀飛行,使用的武器是細長的鐵叉。

鴉族>>
顧名思義近似烏鴉的習性,與鷹族分庭抗禮瓜分了空的所有權,常與鷹族有大小戰爭,善奇襲。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