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相二]鬼面(三)



相葉著實沒想到山洞外的那片空地再過去會是一個如此深的山谷,那天他走來時天色昏暗還伴著滂沱大雨,山谷的邊緣又長了長草,自然沒發現。
現在想想還真慶幸當時沒摔下去,要不然以當時自己的狀況,掉下去就一命嗚呼了。
不過仔細想來現在的狀態也很非常糟,而且自己還是真的摔進了這個山谷,而被自己抱在懷裡的戴著鬼面的少年,怎麼想都是個牽連事故的受害者。
少年是依著當時站著的姿勢被相葉抱住,手裡還握著短刀,鬼面貼在相葉的下巴,相葉能聽到少年不平順的呼吸。
相葉覺得有點對不住對方,畢竟對方好心收留闢護自己,現在卻得和自己一起墜入這個山谷,啊啊,這山谷到底有多深啊?!
就在相葉還在思考這山谷有多深時,兩人一同墬入谷底的一灘沼澤之中。
沼澤是泥濘一片,沉進去的瞬間相葉覺得自己八成會死在這裡,於是奮力的在泥濘中揮舞著還能夠移動的左手,掙扎了幾下才搆著一塊浮木,他用右手抓緊少年身上的衣物,一起浮了上來。
被他抱著的少年終始安靜著,相葉甩去臉上的泥水後低頭從鬼面往裡頭看,發現少年藏在鬼面後的眼睛緊閉著,相葉這才意識到剛剛摔下來時少年是整個人背部朝下地撞進水面,那衝擊應該不小,也多虧少年替自己承受了這樣的衝擊,否則自己也不能保持清醒吧。
想著,相葉開始奮力的蹬起腿,往唯一一處能見的草皮前進。

拖著少年爬上草地後,相葉急著想確認對方的安危,將少年放平在地上後便伸手要去揭開對方的面具,但在手指碰到面具的同時,相葉猛地想起少年之前那次劇烈的反應。
少年應該是很討厭露出臉吧,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總之相葉覺得自己應該要尊重對方的意願,所以即便要探對方鼻息也不能看,於是就閉起眼,然後摸索著掀起了少年臉上那猙獰的鬼面具。
有呼吸,相葉閉著眼用手摸上少年的臉,感受到細細鼻息噴在掌心的瞬間鬆了一口氣,趕緊將鬼面蓋了回去才睜開眼睛。
「好險,還活著……」
相葉自言自語的往一邊坐下,精神頓時放鬆不少,這時他才想到自己右肩上的鐵叉。
「這些渾蛋,兩個肩膀都被你們搞傷了,要是殘了怎麼辦!」
他無力的一邊咒罵一邊想一個人拔下鐵叉,無奈自己一個人是怎麼樣也拔不下來,一碰鐵叉就牽引到傷口,疼的下不了手,就在煩惱之際,一隻手從他身側伸了過來,毫不猶豫地一口氣拔出了那隻鐵叉。

「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葉認為自己剛剛一定是暈了,因為他有一小段失去記憶的空白,在鐵叉被拔出之後。
睜開眼睛,入眼的盡是藍的彷彿就要滴出水來的天,還有高聳的山壁,現在的他正仰躺在草皮上,不由自主地伸手碰了碰右肩,然而觸碰到的卻是一團黏膩,相葉一驚,趕緊稍微抬起頭來看一看,這才發現傷口處被敷上一片稠稠的草藥漿。
八成是鬼面,拔掉鐵叉和給自己上藥的應該都是他吧。
往四周稍微一看,果不其然在不遠處看見那戴著鬼面的少年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然而相葉卻無法開口叫他,也無法移開視線,因為相葉稍稍呆住了,而原因正是少年的手。
那手將面具掀起了一些,露出少年白皙的下巴,雖然有些距離,但相葉能看清少年的下巴上的痣,還有粉色薄唇。
少年就著這個姿勢微微地傾身,湊近他身前擺放的草藥,像是在分辨味道般,而後的一瞬少年似乎注意到了相葉的視線,手一放,鬼面又再次遮去了少年的容顏。
「你可醒了。」
轉頭看向相葉,少年用依舊冷然的語調說道,相葉聽了有些害羞的坐起身,抓了抓頭。
「真不好意思,請問,我睡多久了?」
「其實不久,大概只夠我在這片林子轉上一圈而已。」
少年的話語略帶諷刺,但相葉無法透視鬼面看到少年的表情,只能由聲音猜想對方一定是有些生氣的。
「抱歉……」
怯怯的低頭小聲道了歉,少年卻沒有回話,只是隨意在身邊拾了塊石頭拍去上頭的灰塵,然後將眼前的草藥一口氣給搗了個稀爛,石頭與石頭的碰撞聲讓相葉一顫,整張臉都僵了。
將草藥搗成黏糊的稠狀後,少年將藥泥用事先準備好的大塊野芋葉盛起,然後跳下石頭往相葉面前走來。
走到相葉跟前時,少年馬上就發現對方微微發抖正座跪好的模樣。
「我不會吃人的。」
一邊說一邊在相葉面前蹲下來,相葉一抬頭,便看見鬼面後的琥珀色眼睛閃過一抹笑意。
「呼,我還以為你很生氣。」
「是有點,畢竟我被你連累到掉下來這種鬼地方。」
「誒?」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怎樣的。」
話一說完,少年突然猛地抽出收回腰間的短刀,抽刀的氣勢之猛,讓相葉瞠大了眼睛。
「你不是說……」
相葉驚恐地看著少年,此時鬼面後傳來一聲輕笑。
「呵,你還真有趣,我這是要給你換左肩的藥啊!」
說著,少年用短刀將相葉左肩上包紮著的繃帶割了開來。
「藥泥和繃帶浸過水後很難拆,只好用刀割,這樣比較快。」
少年邊說邊將舊繃帶拆了,然後從懷裡掏出了個水皮囊,拔去栓子後將清水淋在相葉的傷口上。
「疼!」
「忍著點。」
不管相葉的哀嚎,少年認真的為相葉處理左肩上的燒傷。
將藥泥敷到相葉肩上後,少年掀開自己身上的獸皮斗篷,將上衣下襬撕下,將相葉兩邊的肩膀包紮起來。
看著少年的動作,相葉突然地開口。
「吶,承蒙你照顧這麼多天,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相葉用力的看著少年,一臉期待的模樣。
「要問別人名字之前好歹也自報一下自己是誰吧!」
少年有些不的說道,然後手一使勁,相葉不由自主的哀嚎了一聲。
「啊啊啊,我說就是了,輕一點!」
「說吧,你是誰?」
「我叫相葉雅紀,從東邊來的。」
「你應該要說是被抓來的吧!」
「也是…那你呢?」
被虧的只能苦笑的相葉反問,而此時完成包紮的少年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相葉,停頓了好一會才開了口。
「二宮和也,我叫二宮和也。」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