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二]不親切的貓(一)

一、

三十歲,櫻井嘆了口氣,收起桌上一大疊的生日卡。其實,他討厭歲月流逝,更討厭看著自己一步一步的,走近死亡,但周圍的人還是無神經的唱著歌曲,為他點燃蠟燭,被塞進手裡的禮物沉甸甸的。

是一隻貓。

已經想不起來是誰把綁著紅色緞帶的貓塞進自己的手裡了,但推裡一番後大約可以確定,大概是在寵物店當店員的相葉吧。

依稀還記得貓咪被塞到自己手上時有個歡樂的聲音說:「昨天撿到的小野貓,就麻煩你先照顧啦!」

唉,可以說是頗沒誠意啊!

「嘿,小傢伙,要怎麼稱呼你好呢?」

回過頭,那隻貓還綁著紅色的緞帶,安靜的窩在自己的麻布沙發上。

那是一隻橘色的虎斑貓,大大的淺棕色眼睛對著自己緩緩的眨了幾下,接著便悠悠的別過臉。

「還真不親切。」

再次嘆了口氣,櫻井起身收拾客廳裡的狼集。歡慶之後的屋子一片冷清,不知是誰遺落的外套還掛在自己的餐桌倚上,伸手拾起桌上的空酒瓶時櫻井注意到了那件外套。

「是誰的啊?」

他對這件外套沒有印象,今天與會的都是自己親密的友人,穿著什麼樣的衣服,自己大約都還記得,只有這件淺色的外衣自己沒有印象。

剛伸手要去拿,外套口袋裡便傳出了聲響。

「嚇死人了!!」

櫻井被突然的聲音給嚇的縮了縮手,幾秒後才伸手進到外套口袋裡。一個金屬質感的物體正奮力的震動著,櫻井用兩隻指頭夾住它輕輕的拿了出來,那是一隻艷藍色的手機,螢幕上顯示為公眾電話,櫻井想有可能是電話的主人打來的,便沒有猶豫的接通了電話。

「是和也嗎?」

電話那頭的人劈頭就問,櫻井趕忙連聲否認。

「我不是和也,和也先生的手機落在我這裡了,您認識他對吧?」

「不是和也啊,好吧,我會再打的。」

電話突然地被掛斷,還想要問問看其他線索的櫻井有點失望。這個叫和也的人是誰?他皺起眉,也不記得今天有任何新朋友被介紹給自己,唉的一聲,他再度嘆氣。

「喵。」

一聲細細的叫聲傳到耳邊,綁著紅緞帶的貓蹲在自己腳邊,小爪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撓著自己的褲管。

「啊,會不會是餓了?!」

櫻井這麼想著,趕緊走到廚房,那裡有相葉留下來的貓咪用品,找出食盆和乾飼料,倒了一些出來後才發現相葉完全沒說這隻貓應該被餵食多少分量的食物等等的細節,啊,損友啊損友。

「總之先吃吧!」

將飼料和水端到蹲在原地的貓咪跟前,但眼睛盯著食盆,貓咪卻沒有進食的意思,櫻井無言的看著貓,貓也無言的看著他,十分鐘過後櫻井想到第二個可能。

「啊啊,搞不好是想上廁所!」

按著說明書處理好貓砂盆,他在一個還算隱密的角落擺好貓砂盆,接著將那隻貓抱了過去。

「請慢用。」

然後就如幾分鐘前一樣,小貓咪無言的看著他,他也無言的看著那隻貓,誒,又猜錯了嗎?那你想要幹嘛啊,小貓咪?!

就在一個頭兩個大的時候,被自己掏出來放在餐桌上的那隻藍色手機又開始奮力的震動起來了。

「喂?」

急忙跑過去接通了手機,櫻井還不個小心撞到了椅子腳。

「我是手機的主人。」

「啊,您好。」

「請問我要去哪才能拿到我的手機呢?」

「喔,我告訴你地址…」


約十分鐘後,櫻井的門鈴響起,匆匆的走到門邊拉開鐵門,一個單穿著襯衫,雙手抱胸的男子站在他家門前。

「你好。」

對方表情不改的對著櫻井微微頷首,櫻井也以同樣的動作回禮,然後側過身讓對方進到自己屋裡。

「你遺失的是這件外套和這支手機吧?」

「是的,謝謝你。」

「不會,不過我並不記得你有到過我家…」

「我不是在這裡遺失的。」

「誒?」

「我是在一間咖啡店裡遺失的,等我想起來我沒拿外套時店已經關門了。」

櫻井微微一呆,但下一秒便想起,朋友中的確有在咖啡廳工作的人。

「啊,那一定是我在咖啡廳裡工作的朋友在等手機的主人連絡所以才會把這件衣服帶在身邊的,所以…」

「總之,謝謝你了,告辭。」

不帶感情的,對方拿了外套便對著櫻井微微行了個禮,逕自離開。

「誒,還真是…」

櫻井有點不的努了努嘴,回過身,便看見被自己遺忘的小貓正努力的想要抓掉身上的緞帶。

「原來是這個啊!」

一大步走上前,輕輕一拉,解開了緞帶。


終於整理完一屋子的殘局,三十歲的第一個晚上,櫻井沖完澡,帶著濃濃睡意走到自己的床邊,然後便不由自主的再次嘆氣。

「你不睡自己的床嗎?」

今晚起開始和自己同住的小房客,橘色虎斑貓,正大喇喇的躺在自己床的正中間,一雙棕色眼睛斜看著自己,彷彿在宣告地盤一樣。

唉聲嘆氣地,櫻井第一次在自己的床上小媳婦一般的委屈地蜷在角落睡了一晚。翌日,他帶著全身的痠痛,精疲力竭的出門上班,而家中現在則變成貓咪大王的快樂天堂。


上工了一整天,身心都被辦公室的座椅搞的僵硬,下班打卡時櫻井便計畫著吃一頓放鬆心情的晚飯,然後再到住家附近的二十四小時營業超市替貓咪添購一些相葉沒準備周全的用品,一邊想著,櫻井一邊走出自家公司的大樓,按著腦中規畫的行程走進付近的地鐵站。

下了電車,他到繁華的市中心,然後一口氣鑽進較安靜的小巷弄裡,走了一會後看見一個圓形廣場,他微微地露出笑容。在這個小廣場上有他喜歡的露天咖啡廳,雖然一月的天氣寒冷,他還是會為了老闆泡的醇厚咖啡和鹹薄餅而前來光顧。

和熟識的老闆打了招呼之後,他找了張空桌坐下,悠的欣賞著已然向晚的紫紅色天空,這時,不遠處的另一張桌子傳來引人注意的爭吵聲。櫻井和其他在廣場上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看了過去。

「誒?!」

那張桌子的客人是兩個男性,而櫻井會驚訝的出聲的原因正是其中的一位,穿著淺色的外衣,左手緊緊捏著艷藍色手機,冷著一張臉承受著另一人的咆嘯的男子,這不就是昨晚來到他家領回失物的『和也』先生嗎?

這讓櫻井更加好奇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看著,而就在此時,該桌的另一個顧客一邊咆嘯著一邊站起身,然後單手抓住對方的衣領將人整個提了起來,接著便是一記右鉤拳,打在男子左頰上。男子踉蹌了一下,被打的向右偏去的臉在抬起時與櫻井的眼神相接,櫻井不禁一陣尷尬。打人的男子鬆開了手,又再咆嘯幾聲後便離去,剩下被打的人自己一個默默的坐回原位。

「您的咖啡和薄餅,請慢用。」

咖啡廳的打工小妹送上餐點,櫻井看了看桌上冒著煙的熱咖啡,再看了看不遠處那氣氛糟糕的另一個桌子,他微皺了眉,接著便拿起自己的餐點走過去。

「你好。」

小心翼翼的放下自己的食物,櫻井一邊跟男子問候一邊坐下,對方沒有回話,挨揍後散亂的劉海遮掩了男子的面容,卻掩不住男子淒涼的眼神。櫻井從口袋裡掏出了手帕遞了過去,對方看了一會才伸手接過,表情微有不解,櫻井趕忙指了指嘴角,男子這才想起自己挨了一拳後破了嘴角。

「謝謝。」

「不會。」

「不問嗎?」

「我好像沒什麼立場…」

「也是。」

「要喝點熱咖啡嗎?」

「我自己有點。」

「嗯,還不知道怎麼稱呼?」

「二宮和也。」

「喔,我是櫻井翔,請多指教。」


櫻井和自稱二宮的男人就這樣聊了起來,櫻井一開始也只是覺得自己既然都看見了對方遭遇到這樣的難堪,個性有些雞婆的他,忍不住就走了過去,而昨晚對二宮的印像在談話後仍沒有改變,還真是個冷淡的人。

「你是魔術師?」

「是。」

「那可以表演給我看看嗎?」

對魔術雖然不是非常有興趣,但櫻井覺得此時自己的要求應該能讓對方轉換心情吧,而從頭到尾和櫻井說話都沉著張臉的二宮也非常適時的露出了微笑,隨手伸進褲口袋掏出一副牌,就在櫻井面前表演了起來。

本來對表演內容並不在意的櫻井漸漸的被吸引住了,這個冷淡的男人有一雙靈巧的手,他完全看不到破綻,就這樣被捲入魔術的漩渦裡。

「大概就是像這樣。」

「二宮先生,你好害!」

櫻井忍不住拍起手來,而廣場上其餘幾桌不知何時也看了起來的顧客也一同拍起手來,二宮微微一笑,收起了牌,接著緩緩起身。

「謝謝你,我好多了。」

「誒?我…」

「不過要我做表演是要付錢的喔!」

「喔,不好意思,多少錢?」

「算了,這次就當作是你特意過來陪我的回禮吧!」

說完,二宮便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留給櫻井一個微微駝背的背影。

櫻井呆呆的看著那走遠的身影,心裡有了新的想法,這人,不好捉摸啊。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