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潤二]LOSE CONTROL 前篇

寫在開頭。
最近看了些ABO設定的文後便有點手癢想寫寫看,發情期和標記什麼的,實在是很有趣的設定。
雖然說是篇ABO文,但也只是取用了大框架,部分細節是我自己的設定。
不過畢竟是用了ABO的大框架,也知道有些人會雷,所以請務必先了解ABO的定義,確定能接受再來看這篇文。
然後友情提醒一下,不會涉及生育功能的部分,畢竟我打心裡是個頂客族。

以後如果還有ABO設定的文章都會收在『致命引力』這個分類裡面。

最後,這篇微微有肉有肉的前面,請注意。
今天的二宮,有些反常,松本一邊舉起杯子嚥下已有些消泡的啤酒一邊這麼想著。
通常巡迴演出中,大家都會在表演結束後和工作人員一起進晚餐。
一部份算是慰勞眾人的辛苦,一部份是檢討今日的工作成果,但今天的二宮,不知道為什麼,看來比平時還要來得疲倦,早早就吃完自己的食物回飯店房間休息。
「二宮桑今天看起來特別沒有精神呢!」
回飯店房間的路上,幫自己搬動今天的表演記錄的工作人員這麼說到。
這麼說來,二宮最近的確是只要一鬆懈下來就特別沒有精神的樣子,身體狀況不知道怎麼了,松本有點疑惑的歪了歪頭,但也沒有多想,就這樣回到了在二宮隔壁的自己的房間去。
給自己準備了茶水後,松本一如常慣的開始檢視今天的表演,然後在筆記本上記錄下須要改進的部分,就這樣看看寫寫,回過神來時,時鐘上的指針已經接近午夜。
站起身用力的伸展了彎曲多時的身體後,松本盤算著要繼續把所剩無幾的影片看完還是乾脆的就寢時,房間的門鈴響了起來。
好奇是誰會在深夜跑來,難道又是相葉睡在走廊了?
於是松本趕忙走到門邊從貓眼往外看去。
意外的,是二宮站在門口,從變形的視野裡也能清楚的看到,二宮濕淋淋的站在自己房門外。
趕緊打開門,一股淡淡的莓果味隨著空氣飄來,門前的二宮緊緊抓著衣襬,蒼白的臉頰上有異樣的紅暈。
沒有等二宮開口,松本就一把把他拉進房間內,因為二宮的樣子十分明顯,是發情期的狀態。
一被拉進門,二宮雙腳一軟就跪坐在地上,松本趕緊蹲下身。
「怎麼了?」
問著,松本伸手輕輕碰上二宮的肩,二宮像是觸電似的用力的縮了肩。
房間的灰色地毯上,出現一個又一個深色的水痕。
於是強制的捧起對方有點發燙的臉,這才發現眼淚早就布滿在二宮的臉上。
「藥…怎麼找都找不到…潤君明明就很忙…可是我…」
二宮斷斷續續的說著,說著,大滴的淚水一下子就沾濕了松本的手。
松本知道二宮雖然常常表現的散漫,卻是個相當謹慎的人,過去幾乎沒有在這樣長時間的巡演過程中忘記攜帶抑制劑過。
看平時就算是對身為戀人的自己也鮮少流露負面情緒的二宮趴進自己懷裡放聲大哭,松本明白對方的自責肯定比自己能想像的來的多。
輕輕拍撫對方起伏劇烈的背脊,默默的等對方發洩完情緒,松本這才開了口。
「和也這幾天是不是人不太舒服?」
「嗯…」
懷裡的身軀輕輕的動了動,悶悶的發出了一個肯定的聲音。
「誰都會有狀況不好的時候,不是嗎?」
「可是…」
「和也覺得我在演唱會期間特別忙,所以怕給我添麻煩嗎?怕來找我我會不高興嗎?」
抓著對方的肩讓兩人拉出距離,松本直直的看進二宮那還充滿水氣的眼睛。
「你永遠不是我的麻煩,或者我應該說像這樣的情況,要是你不來找我,我反而會有些難受。」
「潤君…」
「我們不是在交往嗎?」
說著對輕輕戳了下二宮的臉頰,這才看見對方如釋重負的點了點頭。
說到底,松本常常覺得,二宮一直沒有意識到他其實可以多依賴自己一點。
「先換衣服吧?」
說著便要拉二宮起來,但對方只是有點僵硬的望向他。
「真的沒壓下來?」
因為二宮散發出來的賀爾蒙信號不算強烈,二宮又一身冰涼的濕透模樣,他還以為對方其實多少控制住發情的狀態,但顯然與自己的預期有點出入。
低頭在對方耳邊小聲的問,而二宮也難得誠實的點了點頭,默默的把一直用力揣著的上衣衣襬掀起,兩腿間本被遮掩的部位透過濕的服貼的睡褲展露出清楚的形狀。
「幫幫我…」
二宮的聲線有點顫抖,即便是難以控制的生理需求,他也無法習慣主動跟松本索求的自己。
或許是不坦率的個性所致,也或許是還對松本抱有一種羞怯的態度,畢竟,一直以來他們都因為是工作夥伴而隱忍著不去試探對方是否能接受自己的感情,直到最近才終於確定了彼此的心意。
說實在,松本可以很誠實的說,如果可以抱二宮的話當然是樂意之至,忙碌的生活讓他們鮮少有機會親熱,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平時都會服用抑制劑的二宮根本沒讓松本有機會接觸到他的發情期。
其實從讓二宮進門的時候開始自己就有受到些影響,但對方當時哭的傷心,自己忙著安慰一時也就忽略了這個部份,現在二宮這句難得主動的話,讓松本有些高興也有些驚喜。
一把將腿軟的二宮抱起放到床上,松本長腳一跨,用四肢將二宮包圍。
「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低下頭,用嘴唇試探對方,很快便得到二宮熱切的回應,有點壞心的移開嘴唇,看著對方充滿欲望又有些不解的眼神。
現在的二宮,誠實的太可愛,這讓松本一瞬間有想要在下一次偷偷藏起二宮的抑制劑的衝動。
「潤君…」
像是不滿松本的停頓,二宮的手抓上松本上衣的前襟,然後獻上自己的嘴唇,主動的貼向松本。




TBC...

コメント

No title

(翻滾尖叫!!!!)

TO 阿藍

跟著翻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