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二]偶然與必然 009-010

009.

坐在相葉家的凌亂客廳裡,二宮乖乖的操作著滑鼠,幫相葉把一張張照片按照指定的順序排好,然後快速的鑑入時間日期等細項,而一邊的相葉則是認真的用筆記型電腦檢閱自己過往的作品。

偷偷的回過頭瞄著相葉,二宮有一瞬間覺得自己那總是傻呼呼的大喇喇的青梅竹馬很帥氣,果然認真的男人是很帥氣的吧,但下個瞬間他就被因為太過專注而坐麻了雙腳並開始鬼叫的相葉給打敗了。

「我說你就不能用正常點的坐姿嗎?」

「嗚,小和好兇!」

「把電腦移開啦,我幫你把腳拉直。」

「喔…啊啊啊啊,好痛!」

「當然會痛啊,安靜點。」

一邊幫相葉拉直那因為發麻而動彈不得的長腿,二宮一邊將眼神投向自己放在角落裡的隨身包包,啊,轉成靜音的手機正努力的震動著,於是二宮理所當然的扔下相葉,半爬半走的移動到包包旁,拿起手機一瞧,在看到畫面上出現自己替某人鑑入的代號後二宮微微的露出了笑容。

「喂?」

「喂,是二宮嗎?」

「是。」

「昨天謝謝你了,東西很好吃。」

「噗,我說你這句話不是應該昨天說嗎?」

「也是。」

「其實是我該謝謝你,付錢請我吃了大餐。」

「啊,沒什麼。」

「翔桑真大方。」

「翔桑?」

「可以這樣叫你嗎?」

「喔…嗯,可以…可以。」

「呵呵,你好像跟我講電話都有點緊張?」

「一點點…」

「那因為我這次沒請成,下次你有想去哪的話我無條件陪伴,想到了再打電話給我吧!」

「呃,好!」

「呵呵。」


對方在笑聲中掛斷了電話,櫻井有點懊惱的搔了搔腦袋,在自己內心的預演中,自己應該是瀟灑的平穩的和對方道謝,不過從一開始道謝這個點就怪怪的,很明白的昨晚自己是被坑了一餐吧,對方說自己沒帶錢包時的模樣還真是一點『抱歉』的感覺都沒有,總而言之,很像是被對方耍著玩了。

不過當時的那抹微笑啊,還真是甜的讓人蛀牙,想著想著櫻井不由得用雙手撐著臉,對著天花板傻笑了起來。

「你現在笑得很噁心。」

坐在他正對面的一個膚色黝的小個子男人靜靜的開了口,並在說話的同時拿起一枝沾了水彩的筆在櫻井的臉上點了兩下。

「誒,你在我臉上畫了什麼?」

「自己去廁所看!」

「喔,我知道了。」

「我說你是不是有點反常啊?」

「嗯?」

「從進來到現在都在傻笑,是發生了什麼好是還是純粹是撞到頭?」

「大野智你嘴巴真賤!」

「永遠有比我賤的,我這是在幫你訓練心臟。」

「從來不覺得你多話,今天怎麼就這麼能說?」

「因為你今天能被吐槽的點太多了!」

嘆了口氣,櫻井從一旁的桌子上抽了幾張面紙擦去臉上的顏料,然後悠悠的從口袋裡抽出筆記本,將它遞到大野面前。

「我現在是什麼樣子,你寫一下吧!」

「喔。」

大野瞥了瞥櫻井的臉後拿起一邊的素描鉛筆在那筆記本上留下了字跡,而櫻井在拿回筆記本後一看,然後露出了苦笑。


010.

「笨蛋啊,笨蛋,我的確是笨啊。」

走出大野經營的咖啡廳,櫻井喃喃自語著,然後搖搖晃晃的走進地下鐵車站,搭上回程的列車。

這個時段並不是尖峰時刻,電車上有不少空位,乘客三三兩兩的四散車內,櫻井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接著便對著窗外的景致發呆。

大約是過了幾站,櫻井因為姿勢不良趕到脖子痠疼,於是他小動作的轉了轉肩膀,擺了擺頭,然後便突然地停止了動作。

太神奇了,傑克,難道電車是我的幸運物嗎?二宮居然也在這班車上!

是的,在櫻井所在車廂的右邊車廂,二宮縮著身子坐著,雙眼緊閉,似乎是睡著了。

「看起來很累的樣子…」

不由自主喃喃自語的櫻井,眼神緊盯著對方,然後在這樣的注視後幾秒,他毅然決然的起身,走到二宮身邊坐了下來。

向晚的陽光穿過車窗,在二宮的臉上染出一片柔柔的暈黃,櫻井靜靜地看著,覺得有那麼點幸福。

時間緩緩流逝,閉著眼的二宮在電車的一下晃動之後歪了身子,不偏不倚的倒在櫻井的肩上,櫻井覺得自己的心跳一口氣加快了不少,微微低下頭看著對方的臉,那小小皺起眉的腦袋在他肩上側了側,似乎在尋找一個好位置,櫻井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將二宮的腦袋擺到一個剛剛好的位置。


猛然睜開眼睛,昨晚因為相葉整晚緊張的磨牙而無法入睡的二宮在電車上驚醒,肯定是坐過站了,他一邊想著一邊坐正。

「啊!」

坐直身子後兩秒,他的思考能力才回復正常,剛剛自己這樣歪著不就代表是靠在別人身上嗎!於是轉過身想要道個歉,而一轉頭之後他微微張著嘴,小聲的驚叫了一下。

「你還真能睡啊。」

櫻井轉了轉僵硬的肩,帶著一抹微笑看著二宮現在的表情,不知道為何,可能是幾次與二宮見面時都有點輕微的被對方玩弄在指掌之間的感覺,所以現在二宮不甚清醒且受到驚嚇的神情他覺得格外喜歡,格外可愛。

「翔桑?」

「我剛好跟你坐上一班車,看你也在想跟你打個招呼,沒想到你睡得這麼熟,電車都已經繞了一整圈了。」

「啊,真抱歉。」

「沒什麼。」

櫻井溫柔的笑著說,但二宮那有些懊惱的神情他沒錯過,於是櫻井接著開口。

「是晚餐時間了,吃了嗎?」

「誒?」

「快到我家的站了,我剛剛去了咖啡廳,順手帶了些吃的,要一起吃嗎?」


二十分鐘後,二宮和也現在坐在一塊椅墊上,正確的來說,是一個壓扁的枕頭。有點侷促不安,二宮轉頭看向正在廚房裡拿盤子的櫻井。

「翔桑,你的工作應該很忙吧,沒什麼時間做家務吧!」

「啊,你跟我媽第一次到我公寓時說了一樣的話。」

將盛裝好的食物送進微波爐,櫻井苦笑著走到二宮身邊。

「她那天一進來就說,小翔,你工作很忙吧,房間都亂成這樣了!」

櫻井掐著嗓子說,惹得二宮一邊笑一邊說著抱歉,看二宮笑的甜甜的臉,櫻井覺得自己的心臟一瞬間都軟了,彎下身子開始將矮桌上的雜物撥開。

「其實我也不是不愛乾淨,就是對整理東西沒有要領,所以才會這邊一堆那邊一堆了。」

櫻井一邊說著一邊指指自己疊放了雜物的屋角還有小山一樣的洗衣籃。

「其實我本來也沒想到自己的房間很亂,是跟你走進來的那個瞬間才忽然發現,抱歉,還請委屈一下。」

「沒關係的,我倒不排斥,仔細看也只是亂而已,地板和毯子都很乾淨呢。」

二宮一邊說一邊拉了拉那充當坐墊的枕頭,意外的坐起來還真舒服呢。

「那就好,啊,你要喝什麼?我家只有啤酒和果汁。」

櫻井說著站起身,拉開一邊的冰箱門,拿起啤酒和果汁在二宮眼前晃了晃。

「要喝哪種?」

「果汁。」

用手撐著下巴的二宮如是說,櫻井將果汁和食物端上了桌,坐下的同時按開了電視,兩個人就這樣邊吃邊看邊聊了起來。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