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相二]鬼面(四)




天色漸漸暈出一片橘紅,少年在告訴相葉自己的姓名後便大方的轉身離開,消失在森林之中好一陣子,臨走前還囑咐剛上了藥的相葉不准亂動,好讓傷口能夠更快癒合。
不知過了多久,少年叫醒因為等待多時而再次睡著的相葉。
「醒醒,這裡再晚就不能呆了。」
模模糊糊的聽著少年的話,相葉聽話的起身跟著少年往森林裡走去,走了好一會,他的精神才清醒了過來,看著少年熟門熟路的背影,有些不解。
「你來過這裡?」
「我住過。」
「誒?!」
無視相葉的驚呼,少年持續前進著,周圍的林相在逐漸黯下的天色裡變的凶險,習慣老家那夜裡仍能看見滿天星子及四處飛舞的光蟲的相葉不由自主抱起肩,快步跟在少年身後。
「剛剛的沼澤叫做翠沼,我小的時候哪裡可漂亮了,雖然是沼澤,但碧一片,周圍生機盎然,沒想到幾年沒見,現在變成那副性。」
少年自顧自的話音勾起相葉的記憶,兩人摔下的沼澤滿是褐泥,周圍雖有草木,但看來黯淡枯索,完全沒有少年描述的美麗,此時他突然發現少年話語中的落寞語氣。
「你很久沒回來?」
「十年有了吧,不過大致上都和我印象中相同,所以說你還挺幸運的,沒有我你自己一個人是走不出這個森林的。」
少年說著轉過頭,一雙琥珀色的眼睛隔著鬼面,直直地看著相葉。
相葉費了點時間才聽懂少年的話,想通的瞬間他立刻拉起了笑顏,衝到少年身邊一個展臂將對方抱住。
「耶!你這是要帶我走出去嗎?」
相葉歡欣的出言確認,少年一邊說是一邊將他推了開來。
「你不是說在東邊嗎?我就只帶你到這森林東邊的出口喔。」
「這樣就足夠了!」
「瞧你開心的…」
「當然開心啊!我已經出來太久了!」
「那就不要廢話快跟上,我們得找個安全的地方過夜。」
「是,遵命!」

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走著,安靜的氛圍讓相葉覺得有些不自在,不一會後他就忍不住向少年搭話。
「二宮…我可以這樣叫你吧?」
「我不介意。」
「你一直都住在那個山洞裡嗎?」
問題才說完相葉就挨了少年的一記白眼,有些挫敗的抓了抓頭,他馬上又再提出另一個話題。
「你的親人呢?或是族人呢?我的家人啊,也都跟我一起住在東邊的森林裡,我們那裡可漂亮了,每天都看得到彩虹呢…」
怕再挨少年白眼,相葉這次也不等對方回應,自顧自的一直說了下去,心想就算對方不回話也好,自己說說也算是排解趕路的無聊,也因此他沒注意到自己提起親人、族人等單字時,少年是如何僵硬的全身一顫。
「…我一直是一個人。」
冷不防的聽到少年的答案,相葉安靜了下來,眼前少年本就不高的個頭一瞬間顯得更加嬌小。
「幹嘛這樣看著我?」
微微側過頭,少年依舊冷淡的眼神透過鬼面帶著點責備地看向相葉。
「沒有,我什麼都沒做。」
慌忙的搖了搖頭,但相葉無法否認剛剛自己的眼神一定是流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我們就在這邊過夜吧。」
不理會相葉那一聽就是謊話的否認,少年說著指了指附近幾株盤錯交結的大樹形成的天然樹洞,相葉聞言看了過去時,少年已經動手從附近折了幾片闊葉樹的葉子鋪在地上充當床位。
「你去撿些乾的樹枝吧,野地裡睡覺還是升點火比較好。」
「喔…好。」
相葉還擔心著對方在生自己的氣,所以有些唯諾,但少年倒是不太介意似的指揮著相葉。
生好了火之後,兩人在相距不遠的距離下各自找了位置坐了下來,這時少年從斗篷裡拉出了一只小布袋,然後掏出一條鹿肉乾扔給相葉。
「餓了吧?」
「啊,太好了,謝謝你。」
相葉感激的說著就吃了起來,而少年只是靜靜的坐在他身側看著,好一會才又再開了口。
「吶,那些人為什麼要抓你?」
「唔…哪些人?」
「把你抓走又害得我們兩個掉下來這裡的人!」
面對因為食物就整個放空了腦袋的相葉,少年的語氣裡明顯的有無奈的情緒。
「喔,那些人是在我去採野的時候抓走我的。」
「誒,野?」
「嗯,我家後頭的一座小山上盛產野,很好吃的喔,這裡可能沒有吧,是那種烤過以後會有很重香氣的東西,我都會用…」
一提到自己心愛的野,相葉像是被打開了什麼開關似的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說‧重‧點。」
少年乾脆的截斷了相葉的野話題。
「喔…然後一直問我邯鄲石在哪。」
「邯鄲石?」
「但我一點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總覺得有聽過…」
少年微微的歪了歪頭,鬼面後的眼睛瞇起,陷入了沉思。
「誒,你知道嗎?」
「印象裡在哪聽過,但也不清楚。」
「喔,總之我是不知道啦,但他們似乎認為我們一族擁有那顆什麼石的,但不知道為什麼非抓我不可就是了。」
相葉有點憤恨的說著,這時少年卻笑了起來,他的笑聲讓相葉微微一呆。
「你笑了!」
相葉驚訝的指著少年,兩隻眼睛瞪得圓大,少年伸手揮掉相葉指著自己的手指,不慍不火的回話。
「有什麼奇怪的?」
「啊,沒什麼…總之我是不明不白的被抓來的,還弄的全身是傷…」
「其實挺合理的。」
「嗯?」
「如果他們很想要那顆邯鄲石,就表示那個石頭很珍貴,所以常理判斷,珍貴的東西會在有權勢的人手上。」
「嗯。」
「你是貴族吧?」
「誒,你怎麼知道?!」
相葉吃驚的看著少年,少年又再次發出好聽的笑聲。
「原因很間單啊。」
說著少年伸出手撩起相葉的頭髮。
「你是霓瑀族對吧?」
「對!」
相葉睜大著眼看著,似乎還是無法明白少年得知自己身分家世的原因。
「聽你提到家鄉在東方,每天都看得到彩虹,再加上這頭編了虹彩絲線的編髮,多少就猜出來了。」
「喔,原來如此!」
「聽說霓瑀一族只有貴族才會編髮,所以一看到你就知道是貴族子弟,而如果又覺得只有貴族知道邯鄲石的下落的話,當然會抓獨自出門採野的你囉。」
語畢,少年又輕輕的笑了起來。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