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二]偶然與必然 001-002

001.

雨天的早晨,車站灰鴉鴉的,天空和水泥磚砌的月台一樣,陰沉的讓人提不起勁,只有坐在雨淋不到的地方,一個勁按著掌上型遊戲機的貓著被的年輕男子看來生氣勃勃,腳邊濕透的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遊戲裡的魔王能不能在自己的奮鬥下華麗的被打敗,想到這裡他的鬥志又燃燒了幾分。

『叮叮叮叮』

電車進站的聲音不識趣的響了起來,貓著背的男子不甘心的扁了嘴,按下存檔的選項,彎身拾起那雙濕透的鞋,趕在車門關上前踏進車廂。

鞋子一路滴著水,在米色的車廂地板上形成一條不起眼的水流,他並不太在意,只是靜靜的以眼神搜索空位,而後他在車廂角落看見一個似乎挺舒適的位置,緩步走去,卻不意地撞上迎面走來的一個男子。

撞擊的瞬間,他閉上了眼,在睜開時眼前多了一張湊得很近的臉。

「你沒事吧?」

對方一邊問一邊拍了拍他,而他那個瞬間注意到的卻是自己的一雙濕鞋以極其華麗的方式貼在對方胸口。

「啊!」

對方似乎沒有注意到,但他已經先驚慌的開了口,匆匆的移開手,這時對方才把眼神追隨他的驚訝,然後與他一樣發出簡短的驚呼。

對方身上的淺藍襯衫上印著一對暈糊糊的茶色鞋印。

「非常抱歉!」

看著對方因為驚訝而呆滯的臉,他馬上把另一手拿著的遊戲機扔進隨身的包包,然後放下那雙濕鞋,接著從口袋裡掏出隨身的手帕,慌忙的按在對方身上。

「唉,怎麼擦不掉。」

使勁的擦了擦,但鞋印像是生根一樣,並沒有從那片淺藍中消失。

「呃,不要太…」

對方這時小聲的開口,他緩緩的將視線移高,看著對方臉上有點尷尬的微笑。

「這我回去洗洗就好,別太在意。」

十分溫柔的一句話,但他還是默默的繼續手上的動作,從手觸及的質地可以判斷這衣服並不便宜,他微微皺皺眉,用力的下了個決定。

「讓我出洗衣費吧,這件衣服似乎只能乾洗呢。」

聲音並不大,他有點習慣把話說在自己聽得見的範圍哩,不過因為對方站的很近,他想對方應該也聽見了。

「啊,不用這麼…」

見對方還想推拒,他趕緊從另一個口袋裡掏出平時帶在身上的單字卡,扯了一張下來,然後從對方襯衫口袋上拿了筆,自顧自的留了電話和姓名再連同筆一起放回對方的口袋裡。

「請一定要連絡我。」

他的眼神很認真,他想對方大概是被這樣的唐突給嚇著了,所以最後才會呆著張臉乖乖的答應。

這時電車進了站,其實在這瞬間之前車子已經停過幾次了,他以為這只是個很短的突發事態,但也足以讓他坐過頭了一個站,他向對方以眼神致了意後便匆匆下了車。

留在車上的那個在目送走他的背影後才發現,這傢伙不只留了一個鞋印一個名字一串號碼還留下那雙可以說是始作俑者的濕鞋。



002.

拎著一雙不屬於自己的濕鞋子,櫻井翔站在靠窗的位置,終始低著頭,看著自己胸口的大大鞋印,腦中轉的是一張微微驚訝的臉,那是稍早將鞋印壓上自己胸口的犯人留給他的第一印象。

白淨的臉,茶色的眼睛,微卷的前髮,配上小動物般的受驚表情,不知為何十分深刻的殘留在櫻井的腦袋裡。

抬抬手中的鞋,在電車的空調之下,已漸漸轉乾,這麼說來,從相撞到那人下車為止,那人一直都是赤著腳的吧,櫻井認真的回想了起來。

在回想的腦內活動中,車子再次進了站,而櫻井大約花了三秒鐘才回過神來想到自己該下車,慌張的跑出車廂,不知何時放晴的天空灑下溫暖的陽光。

花了幾分鐘走回自己的公寓,一路上櫻井的腦袋裡都還回放著那段邂逅,直到嚴嚴實實的撞上自家家門的門板為止。

「唉,真疼。」

他揉了揉腦門,哀怨的掏出鑰匙開了鎖進門。

在玄關蹭下腳上的鞋子,櫻井直接走向房間正中擺著的床,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後緩緩的抬起手,眼睛死死的看著那雙底部還微微帶泥的鞋。

我這是怎麼了?櫻井自問,卻無法自答,煩躁的將鞋往牆邊一擺,他成大字型倒向床面,然後在頭昏腦脹的情況下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滿臉睡意的櫻井突然坐了起來,伸手想抓抓肚皮,這才發現自己還穿著印有鞋印的衣服,稍早的煩躁感立刻回來了,他匆匆的脫去上衣,然後從上衣口袋裡掏出那張留著電話和名字的小卡片,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當二宮發現到自己遺漏了鞋子這件事時,他已經踏進對向電車的車廂了,急忙回頭看去,稍早坐來的電車已經關上車門長揚而去,二宮嘆了口氣,無力的垂下頭,看著自己和電車地板直接碰觸的腳指頭,心情有點沮喪。

但沮喪也只是幾秒鐘,他很快振作了起來,在下個站停靠時無誤的下車,赤著腳走出了車站。

二宮是要來和人見面的,所已在振作起來的瞬間他就決定要把今天的不順利都算在等下碰面的人身上,要不是被這人邀約,自己就不會在雨天的早晨出門,也就不會弄濕那雙鞋,然後也不會在車上弄髒別人的衣服,最後還忘記拎走鞋子,嗯,這一切的損失都得討回來才行,想著想著,二宮露出一抹狡慧的笑容。

這時,從不遠處的一條小向,一個瘦高的年輕人朝著他跑來,還有點誇張的大力揮了幾下手。

「等很久了嗎?」

人還沒到二宮跟前,這人就在馬路中心大聲的問,二宮不由自主的伸手掩住了半張臉。

那人見他沒有回應,又大聲喊了他。

「夠了,你快過來。」

沒好氣的,二宮無奈的對他招了手,那人才心滿意足的跑了過來。

「相葉先生,你是笨蛋嗎?在大馬路上阻著做什麼啊!」

被喚做相葉的傢伙一站定,二宮就小聲的發起牢騷,但對方只是傻傻一笑說著因為好久不見了啊之類的話,然後就拉起二宮的手就自顧自的開始行動。


被拉著不行了好一會,二宮不得不喊停,因為放晴而逐漸溫的人行道變的滾燙,踩在上頭自己那沒有鞋子保護的腳已經無法再忍受了。

「啊,NINO,你怎麼沒穿鞋!!」

相葉這時才注意到二宮光著的腳,有點驚訝得大呼小叫了起來。

「唉,你好吵,先幫我找找有沒有鞋店吧。」

無奈的往人行道旁的欄杆一靠,二宮擺出等待的事態,而相葉則是聽話的要他稍待,接著便拔腿尋找鞋店去了。

看著相葉那精神的模樣,二宮不得不讚嘆了起來,兩人從十來歲便認識,相葉一直都是這樣有精神,和自己這種二十出頭就精神老化的人相比可真是有活力,想著想著,二宮慣性的去掏遊戲機,這時一條手帕掉了出來,啊,是在電車上拿來擦那個倒楣鬼衣服的那條,二宮將它撿了起來,有點惋惜的看著。

「這條手帕爆銷了呢。」

他小聲的嘀咕著,然後將手帕扔回包包裡,心想那個倒楣鬼不知道會不會真的打電話過來,希望那衣服的乾洗費不要太貴,自己可沒有預想過會有這筆額外的開銷啊。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