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舞駕五四]大人不在家(上) 1000HIT

1000HIT FOR 阿藍
是甜蜜蜜的雙子指定,上集只有親親而已,肉肉請期待下集(毆
在BO上連載到完結後會貼到AY。

在這裡說一下這篇裡面的設定。
四郎五郎是異卵雙胞胎,四郎有戴眼鏡,五郎則較常使用隱形眼鏡,和三郎差十歲,三郎和二郎差三歲,二郎和一郎差兩歲。
四郎五郎目前是高中生,三郎經過一次重考後現在在讀獸醫,二郎在外商公司工作,一郎是職業插畫家,父親太郎長期海外出差中。
這個設定基本上是衍生自《我們是這樣的一家人》的設定,而《我》一文是從四郎和五郎的幼稚園時期寫起,所以這是該文第一集的約十年後的事情了。


天空被夕陽染出一片暖暖的橘紅,飛鳥潔白的羽翼在天空滑過然後成群停落在橋墩,這是舞駕五郎每天回家路上的風景。

而今日亦與往日相同,戴著隨身聽,背著劍袋,手提書包,身上還穿著道服的五郎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這十幾年來如一的街道上。

在便利店旁的轉角拐彎,直行一段路後五郎回到了自家門口,推開院子的小鐵門,他拿出鑰匙打開大門走了進去。

平日這個時間總是併排著兩雙鞋以上的玄關,今天卻只有一雙皮鞋孤伶伶的等在門口,五郎歪了歪頭,默默的將自己的鞋脫了下來,相親相愛的緊挨著那雙皮鞋擺好這才踏進屋裡。

「我回來了。」

一邊走進客廳一邊說了,沒有回應,但他可以從客廳的位置看到一個纖細的身影穿著學生制服、圍著圍裙站在廚房裡專注的低著頭,背後的蝴蝶結繫的鬆鬆的,他安靜的走了過去,伸手把那個結拉緊,然後就這樣將手從對方背後繞到胸前,緊緊的抱住,接著把下巴枕到對方的肩膀上。

「你回來啦?」

被擁抱的人沒有顯出任何驚訝,只是靜靜的開口,握著菜刀切著菜的手沒有停下,朝流理臺的臉被純黑的劉海和眼鏡遮住,看不出情緒。

「只有四郎你一個人?」

「嗯,一郎哥說要和出版公司的編輯討論畫展,二郎說他要加班。」

「三郎呢?」

「呵呵~」

「嗯?」

「他要去聯誼。」

「切,我還以為是什麼正經的事。」

「吶,你最近為什麼老是愛這樣壓在我身上?」

「嗯,為什麼呢~」

沒有正面回答四郎的問題,五郎帶著淡淡的微笑維持這樣掛在四郎身上的姿勢,看著對方用那圓圓短短的手指很認真的將切碎的洋蔥成堆抓起扔入一旁的盤子裡。

其實最近喜歡像這樣壓在四郎身上也不是沒有原因,身為異卵雙胞胎的他們倆,在國小時期出現了極為懸殊的身高差,四郎一直都長得比他高,連體型都大了一號,五郎一直記得那時四郎牽著自己的手去買菜時,夕陽將兩人的影子拉出來的誇張距離。

但初中三年級的時候自己突然開始一口氣抽高,但四郎卻停止長高,而且四郎是個極度的IN DOOR派,所以不只是身高,連體型也是毫無變化。

然而,對長高了的五郎而言,四郎現在只到自己眼睛左右的高度非常剛好,而那沒有任何鍛鍊、軟軟的肩頭,靠著真是萬分舒適。

當然,這種理由要是說出了口,也只會招來四郎的白眼而已。

安靜了一會,在四郎開始動手切馬鈴薯的時候五郎又開了口。

「啊,這麼說來今天就只有我們兩個在家?」

「嗯,一郎說他可能會徹夜,所以我剛剛還捏了兩個飯糰讓他帶去,二郎也說可能要忙到坐終電回來,至於三郎…」

「嗯?」

「八成聯誼完還要再去學校一趟的樣子。」

「誒?大半夜去學校幹麻?」

「這周輪到他照顧蝙蝠的樣子。」

「喔,這樣就真的只有我們呢!」

「嗯。」

四郎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冷靜,弄得好像只有五郎一個人很興奮的樣子,這讓五郎有些不滿的瞇起了眼睛,他抬起靠在四郎肩上的頭,悄悄貼近對方的耳朵,張口在四郎小巧的耳垂上輕輕的啃了一口。

「!?」

這樣的動作讓至今沒有太大反應的四郎整個人僵住了身體,切菜的動作慢了下來,而看了他的反應之後,五郎滿意的勾起一抹笑,伸出左手撫上四郎的右臉頰,讓他側過頭來面對自己,然後溫柔的吻上四郎不及防備且微微張開的嘴唇。

輕輕吮住那柔軟的粉色薄唇,溫柔的舔吻,五郎可以感受到四郎本來僵住的身體漸漸軟化,小心翼翼的回應起自己,於是得寸進尺的闖入對方的口腔,糾纏住四郎無處可躲的舌頭,四郎發出小小的呻吟,空氣逐漸的因為越發炙熱的吻而稀薄,他的呼吸也因為五郎的吻而開始急促。

就這樣甜美的交換著彼此的呼吸,直到感受到四郎的身軀開始微微發顫,五郎才捨得放過對方,意猶未盡的離開了四郎被他吻的紅艷的嘴唇,看著對方因為這漫長的一吻而泛紅的臉頰,還有那不敢與自己視線交會的濕潤眼睛,五郎的臉上掛起一抹淺笑。

不去看五郎臉上的神情,紅著張臉的四郎急急的回頭面向流理臺,繼續處裡還沒切好的紅蘿蔔,但是遲遲無法平復的呼吸讓他的模樣顯得慌亂又可愛。

「那我先去洗個澡。」

沒有再作弄四郎,五郎在他紅通通的臉頰上輕輕一吻後走到客廳把自己的東西拿了就往樓上走去。

在五郎的腳步聲消失在樓梯口後,四郎才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深深的吸了口氣,手不禁按上自己的胸口,心臟的跳動明顯撞擊著掌心,不自覺的,連耳根都紅了。


溫熱的水流洗去一整天的疲累,換穿上居家服的五郎一邊用毛巾擦拭著濕漉的髮根一邊走下樓梯,空氣裡飄散著溫柔的咖哩香,而四郎就站在鍋子前認真的嘗著味道。

五郎朝著四防的方向走了過去,而此時注意到他的腳步聲的四郎回過頭來,臉頰上還留有一絲淡淡的紅色,看了五郎一眼後便又回過頭。

「已經好了,要吃了嗎?」

依舊是沒有太大起伏的口吻,五郎看著對方紅紅的耳根,不以為意的說了聲好後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將食物裝盤盛好後端到桌邊,四郎在五郎身邊坐了下來。

小口小口的吃著自己的勞動成果,四郎緩慢的進食著,或許是因為剛才的事而有些動搖,他覺得心跳的特別的快,而一旁的五郎則是維持著與以往相同的速度吃完盤中的食物,然後就這樣慵懶的看著坐在自己隔壁努力進食的四郎。

被五郎的眼神弄得更加心神不寧,四郎少見的把飯粒吃到黏在嘴角上,看著四郎這樣慌亂的模樣,五郎沒有多想,就這樣湊了過去吻上四郎的嘴角,巧妙的帶走那個小便當。

「嗚哇!」

不過四郎卻因為這樣而整個人彈了一下,盤中所剩不多的咖哩濺了出來,噴在他還穿在身上的圍裙上。

「四郎?」

「你幹嘛啦!」

有點氣急敗壞站起身,四郎急忙將圍裙脫了下來,然後仔細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襯衫,幸好沒有噴到襯衫,而就在松了一口氣的時候,就被五郎抓住手翻過身壓到餐桌上。

「吶,我幫你看看吧?」

「嗚,不…不用了!」

「真的不用?」

「我剛剛就看過了…」

「那接吻吧?」

「誒?剛剛不是…?」

「最近都沒機會,所以…」

TBC...

話說我腦中想像的長大後的四郎也太少女了點> <

コメント

No title

原來這是設定在兩人已經交往的情況下嗎?!
難怪五郎一聽到只有兩人就想做壞事!!
四郎完全被吃得死死的啊好萌>W<////
是說「大人不在家」這標題真是太邪惡又太明顯了w
看到圍裙突然想到可以餐桌play+裸圍裙!

ps.照顧蝙蝠的三郎好可愛!!!竟然是蝙蝠耶>///<

天.啊!!!!
完全是我想像中的雙子氛圍>///<
而且ZO醬,我就是看了妳那篇舞駕文所以超想看長大的四郎和五郎啊!!!
果然在舞駕五郎的守護和佔有之下
四郎哥哥真是純情的可以XDDD
被吻就瞼紅,但還是會害羞的回應!
真不知第一次被吃掉時,四郎的反應是什麼XDD
小五果然正值血氣方剛!請溫柔的對待四郎哥哥喔(住嘴#)

—定要吼—下!!!太喜歡ZO醬對長大後雙孑外表的設定了!!丨

嗚哇!!

看到這篇的名稱時忍不住臉紅了一下,大人不在家(賊笑)
怎麼感覺他們在xx中途會有誰人回來xdd
少女四郎太萌了,正中紅心(掩面滾地)
不過五郎有禽獸化的跡象?不可以隨便就吃噢,要看時間地點啦(叉腰)

三郎照顧蝙蝠甚麼的太可愛了>///<
而且居然是蝙蝠耶~~
期待肉肉(心)
↑結果此人也是禽獸
小五記得溫柔點噢(呵呵)

TO Suzu

設定上是開始交往但沒有公表的階段
然後我必須說我整個覺得四郎其實是很喜歡被人吃死死的
至於圍裙 其實用不到(掩面
自己覺得好可惜 我居然讓四郎脫掉他了!!!
蝙蝠我很愛 以前我家的樓下會有蝙蝠飛進來XD

TO 阿藍

五郎占有慾很強的
大概從小就覺得四郎是自己的吧XD
然後四郎真的很純情
在我的想像中是這樣的
但是弟弟很ERO 所以完全是被帶著走的
有點下剋上的感覺
不過我想他會很溫柔的(都是你在說!

TO 藍妹啤酒

這個篇名就是我內心邪惡的反應啊
至於有沒有人會打擾他們
嗯 目前沒有預計要打斷他們相親相愛的時間
我怕他們會內傷(毆
然後少女感真的是無法避免
我想像中的四郎真的是充滿少女感(掩面
八成是PV裡的感覺太強烈的關係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