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二]偶然與必然 003-004

003.

穿上相葉給自己買來的便宜球鞋後數十分鐘,二宮終於搞懂相葉把自己挖出來的理由了。

「喂,我說你不覺得自己矛盾嗎?」

咖啡廳裡,有點不耐煩的以手撐著腦門,二宮斜著眼睛看向正專注的凝視著對街花店的相葉,語帶不的開口。

「嗯,哪裡矛盾?」

頭也沒有回過來,相葉隨口應著。

「你跑來偷窺花店店員幹嘛拉上我啊,這樣不覺得鬼祟嗎?」

「啊啊,NINO,兩個人一起比較不會害羞啊!」

相葉聽了二宮的疑問,隨後便誇張的轉頭如此說道,二宮不禁翻了翻白眼。

看來幾日不見,他的青梅竹馬好有已經從『天然』轉成了『笨蛋』了,嘆了口氣,二宮將視線移向花店,店頭一個穿著白色上衣、牛仔長褲、圍著軍圍裙的年輕男子正低頭整理一籃鮮美的向日葵,不意的,男子因為有客人上門而轉了頭,與此同時二宮清楚的聽到對坐在他面前的相葉發出小聲的哀嚎。

「相葉先生,你剛剛那充滿少女情懷的聲音是怎麼了?!」

二宮臉帶驚訝的看向相葉,但還沉浸在異樣氛圍裡的相葉沒有聽見,只是忘我的看著窗外,二宮不禁想伸手敲他的腦袋,但手還沒伸向相葉,包包裡的手機便響了起來,二宮想也沒想的就掏出手機接了起來。


「你好,請問這是二宮和也的號碼嗎?」

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二宮微微皺了眉。

「我是二宮,請問是?」

略帶疑惑的反問,對方的呼吸一瞬間透露出些許的緊張。

「啊,你好,我是今天早上在車上被你撞到的那個人,我叫櫻井翔。」

「喔喔,這樣啊,嗯,你衣服洗了嗎?」

一聽到是早上被自己弄髒衣服的人,二宮無條件反射的問了這樣的問題,沒辦法,他真的很在意自己將要付出多少洗衣費。

「啊啊,還沒送洗的,不過我撿到了你的鞋子。」

「喔,真的嗎?」

聽到自己以為再也無緣相見的鞋子被人拾獲,二宮的語調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呵,是真的,想說要還給你,請問你什麼時候方便呢?」

對方輕輕一笑,但隨後又禮貌的繼續著話題。

「嗯,現在很方便。」

聽見對方的詢問,二宮下意識的看了看相葉,隨後果斷的回答。

「這樣啊,那現在能請您坐電車到市中心來嗎?我們約在M大樓前見,可以嗎?」

「沒問題。」

「那就先這樣,稍後見。」


對方掛斷了電話,而同時,花店店員已不見蹤影,而相葉也回復了二宮平日熟知的模樣,二宮默默的收起已經斷了通話的手機,然後伸手端起自己那杯已經沒有熱氣的咖啡。

「相葉先生,所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唉呦,我只是覺得這傢伙長的真好…」

「是長的挺好的,但也不用特意從千葉來這裡偷窺人家吧?」

「唉,我沒有想做什麼壞事喔,我只是想請他當我的模特兒…」

「什麼!!你還沒放棄拍那個什麼花名冊?!!!」

二宮震驚的看向相葉,相葉趕忙搖手反駁不是花名冊。

「是人相集,我總覺得我很有拍人相的天份。」

相葉一臉嚴肅的說,但這樣的自信也只是惹得二宮又一個白眼。

「隨便你好了,我接下來有事要做,你就自個兒慢慢偷窺人家吧!」

「誒,NINO你要走了?!不再多陪我一下?」

「嗯,不行,剛剛有人打電話來,說要還我東西。」

「什麼嘛,我還想要你給我點意見的。」

相葉失望的垂下腦袋,二宮看著不禁一笑,伸手拍拍對方毛茸茸的腦袋。

「我唯一的建議就是,直接去和人家談談吧,不要再窩在咖啡廳裡當變態了。」

語畢,二宮便帶著滿臉的微笑離開還苦惱不已的相葉。


004.

倚在M大樓側邊的外牆上好一會了,櫻井好幾次抬手看錶,一副緊張的模樣。

其實會這麼快就決定要給二宮打電話,完全是因為櫻井對自己在那不算美麗的邂逅之後對二宮印象深刻這件事感到疑惑而迅速的做出了決定。

完全是過往沒有過的感覺,那種莫名的煩躁,以及莫名的深刻,想著想著櫻井覺得自己又煩躁起來了,他用力的抓了抓頭。

而此時,一個姍姍來遲的身影出現在M大樓前的小廣場上,正四處張望著,而櫻井幾乎是一瞬間就認出來了,是那個今天早上在電車上與自己相撞的人。

沒有馬上從自己現在的位置移動,櫻井掏出手機再次撥通了那個號碼。

「喂?」

順手接通手機的二宮還在張望著,全然不知自己的模樣都給在一邊的櫻井看見了。

「果然是你,你等等,我現在過去。」

對方什麼說明也沒有,只是劈頭這麼說,二宮聽著摸不著頭緒,但隨後便聽見身後有腳步聲,回頭看去,櫻井已然走到他身邊。

「喏,你的鞋。」

有點耍帥的歪站著,櫻井抬了抬手上的袋子,然後將袋子的提把往二宮空著的手上掛去。

「真不好意思,還麻煩你特地跑了一趟。」

接過袋子的二宮有禮貌的稱謝,然後不著痕跡的看了看裡頭的鞋子,鞋子已經乾了,鞋底沾的泥巴看來已被櫻井拍去了,他不由自主的微微露出了笑容。

而就在二宮專注於鞋子的瞬間,他那無意識的微笑倒變成了一個極具攻擊性的左勾拳,狠狠的打在櫻井心上。

伸手按住胸口,那突然變得激烈的心態讓櫻井慌張,自己這是在小鹿亂撞什麼?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好奇怪啊,櫻井在內心天人交戰了起來,而這樣的腦內活動馬上由外在顯露了出來,於是當二宮將眼神從鞋子往上移到櫻井臉上時,便困惑了,因為對方在不知何時居然憋紅了整張臉。

「呃,櫻井先生,你怎麼了?」

二宮有點訝異的說,而櫻井卻恍若無聞,還自己一個人和內心裡敲著心臟的小人奮戰著,直到二宮默默的伸手拍了他一下,他才回過神來。

看著二宮不解的眼神,櫻井突然有點了然對方的疑惑,於是他趕緊伸手摀住雙頰,果然滾燙啊,櫻井在內心悲鳴。

「啊,嗯,我沒什麼,只是天氣熱時我容易面紅。」

「這樣啊。」

二宮聽了回應後有些不置可否的歪了歪腦袋,這還是他見過天熱面紅紅的最誇張的例子,但還是不要太過去發揮這個點,畢竟是剛認識的人。

「那就先謝謝你撿到我的鞋子,至於洗衣費…」

「啊,那個不用在意,其實是能水洗的,那件衣服。」

「喔,真的嗎?」

「嗯,真的,所以你別太在意。」

「那就好,那麼我就告辭了。」

聽見櫻井再三要自己別在意,二宮內心放起了小煙花,於是扯開了微笑,向櫻井致了意後便轉身要走,櫻井見他要離開,一時鬼迷心竅,居然就突兀的伸了手拉住了二宮。

「嗯?」

有點詫異的停下腳步,二宮回過頭,不明白的看著櫻井。

櫻井被他這麼盯著臉又更紅了些,就這樣兩個人乾瞪眼了幾秒,他才慌忙鬆了手。

「啊,沒什麼,我只是想…嗯,呃,嗯,那個…」

支支吾吾的老半天,櫻井在心裡罵了自己好幾遍,平時自己不是也挺好口條的嗎,怎麼現在就成了口吃了?

就在他煩惱兼語無倫次的當下,被他那完全將心事擱在臉上的模樣給逗樂了的二宮笑出聲來。

「櫻井先生你還真有趣。」

「誒?」

「啊,剛剛聽你說要我別在意,但還是讓我找時間請你吃頓飯吧,你也這麼想不是嗎?」

一邊擦著笑出淚來的眼角,二宮一邊說著,不知為何在那個當下,櫻井有種自己被看透的感覺,自己是想要約對方吃個飯什麼的,或許更正確的來說,自己是想要再多接觸一下眼前的這個人,然而現在在眼前人眼裡,自己的心思像是全然的露出了,他無法自制的露出了有些驚訝的表情。

看到櫻井的神情,二宮覺得更樂了,打從這個人出現在廣場上,他便覺得對方有種難以言喻的侷促,他本以為這是自己多心,但在櫻井為了自己的表情動作而臉紅時,他就有點了然了。

帶著微笑,二宮說了會再連絡後便朝著櫻井揮了揮手,然後轉身離去。

坐上回家方向的電車,看著還藍的醉人的天空,二宮覺得心情很好,這樣的意外插曲他很喜歡,也或許該說,櫻井這個人讓他覺得不討厭,還有些喜歡,於是他帶著從來時就掛著的微笑,掏出遊戲機,繼續接受小小畫面裡的小人們熱烈的擁戴。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