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相二]奇蹟的旅行 1END

815賀文!
注意!注意!18以下請等長大後再來XD
本文是同人文所寫內容與現實無關請充分理解再觀看


十來個小時的飛行,相葉雅紀,二十九歲,帶著時差踏進異國風味的小廣場。

是跳蚤市場,廣場上滿是人群,往來之間,不熟悉的言語交雜著,但相葉本著出發前朋友松本說的只要有心語言不同也能通,所以完全沒在怕,就這樣自在地走進人群之中,一攤看過一攤。

泛著古樸光澤的黃銅器皿、鋁製的大牛奶桶、骨瓷茶具、銀製拆信刀、萊卡相機、潛水鐘、黑白相片、戰地家書、古幣、雕像、有金屬製大喇叭的黑膠唱機,堆疊在那一個又一個隨興攤開在地上的方巾子,乘載著無數的歷史與記憶,相葉看得入迷,早聽愛旅行的櫻井和松本說過這樣的市集值得一看,但他卻不知道自己會如此地著迷。

「啊,好漂亮。」

他讚嘆著,目光完全無法離開那些有趣的老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他一腳踩上不知誰落在地上的一條手帕,鞋底一陣滑,他整個人往右歪了過去,雖然極力的抱持住了平衡,但還是撞倒了此時正欲走過他身後的人。

相葉急忙回過身,一個穿著藍灰色襯衫和牛仔褲的金髮男子倒坐在他身邊。

「啊…真的很抱歉!你沒事吧?!」

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母語脫口而出,而就在伸出手想拉對方起來時相葉才想起自己這會可是離鄉背井啊,好歹也該說個國際共通語言,要不然對方怎麼聽得懂!

於是相葉彆扭的開始在自己腦裡運轉起他的雅紀搜尋引擎,最後憋出了一句,「HOW ARE YOU ?」,好吧,有總比沒有好,相葉說完趕緊對被自己撞倒的人露出帶著真誠歉意的微笑。

金髮男子抬起頭,一雙被有些過長劉海遮住的茶色眼睛看著相葉,然後眨了眨,白皙臉蛋上的淡色薄唇勾出一個小小的弧度,相葉不禁有點呆了。

男子沒有回話,但手卻毫不猶豫地伸了過來抓住相葉的手,然後借力站了起來,相葉看著對方在放開自己的手後隨手拍去褲子上的泥,然後一個轉頭,對自己又是一笑,像是要告訴自己他沒事一般,接著男子朝相葉揮了揮手後便逕自離去。

「呼~」

相葉不由自主的呼了口長氣,然後發現自己的心跳快的讓他有點腳軟,罷了,沒引起什麼紛爭就好,他安慰著自己,但腦海裡卻仍不時浮出金髮男子那一抹淺淺的微笑。

繼續在廣場周邊遊蕩,市集在正午左右收攤後,相葉便沿著大街一路走看,傍晚時,附近的商店一間一間打烊,但路邊咖啡廳和酒館也跟著拉開鐵門擺出桌椅,做好迎接夜色的準備,不過歐洲地區入夜的慢,還不習慣的他這時才發現自己以為的傍晚其實早就是晚上八點了。

「難怪我餓成這樣。」

喃喃自語著的相葉決定找家店填飽肚子,東張西望的物色目標,最後他走進了一間在巷子口的小酒館。

酒館是木造的門面,看來有點歷史的感覺,推門進去後,裡頭沿著牆站了一排喝著酒的客人,磚牆上掛著小面的古戰旗,另一角有燒爐還有乾柴,有廚師打扮的人在爐上攪拌湯,而長長吧檯前也擠滿了用餐的人。

就在相葉困惑於沒有空座而準備換店的時候,吧檯前有客人結帳離去,他趕緊坐了上去,眼前站在吧檯內的服務生因為他的入座下意識的抬了頭。

「啊!」

相葉在對方抬頭後小聲的驚呼,幸好店內放著不算小聲的音樂,才沒讓他的叫聲顯得突兀。

眼前穿著圍裙,拿著菜單的服務生,正是自己在市集裡撞倒的金髮君,而對方似乎也認出了相葉,嘴角又微微的彎了起來,然後伸長手將菜單放到相葉眼前。

相葉盯著菜單十分鐘後又再抬起頭,看著眼前不知服務了幾個客人後又再走回自己面前的金髮君,然後尷尬一笑,接著開口。

「Bacon Burger and Beer please.」

發音十分的窘迫,金髮君聽了後笑著點了頭,收回菜單後走向其他新入座的客人,相葉鬆了口氣似的伸手撫上自己的胸口,喔齁,好險自己有跟櫻井請教一點點餐用語,不過還真的有些意外,世界真是小,同一個人一天居然能夠遇見兩次!

看著吧檯內忙碌的金髮君,那認真的擦著玻璃杯的樣子,讓相葉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又偷偷的加快了。

不一會金髮君將他的食物和飲料端來,相葉就這樣開始一邊看著金髮君忙碌工作的樣子一邊吃了起來。

吃飽後相葉繼續坐在酒館裡,續點了各式的酒,然後就這樣一杯又一杯地撐到了酒館打烊的凌晨三點。

被其他的服務生請出店外後,相葉也沒離去,就這樣站在門口,大約半個小時後,金髮君走了出來,相葉馬上一個箭步靠過去抓住對方的手。

金髮君明顯受到驚嚇,茶色眼睛睜得大大的,整個人往反方向縮。

見對方一臉驚恐,相葉趕忙放開自己冒失的手,用力的搖著。

「I am not bad man! I just want...please...please let me...」

辛苦的說著英文,而眼前的金髮君也漸漸地從一臉驚恐變成耐心傾聽的樣子,這讓相葉反而更有壓力,但還是努力的用如臨大敵的事態把最後一句話擠出口。

「PLEASE LET ME SLEEP IN YOUR HOME!」


亦步亦趨的跟隨在金髮君身後,稍早之前自己用十分破爛的英文大致解釋了自己無處可去的窘境後,金髮君便大發慈悲的同意讓他借宿。

金髮君在一間小公寓的三樓停下腳步,兩人走到公寓附近時便開始飄雨,從口袋裡掏出鑰匙開了門,金髮君人還沒走進屋就被身後的相葉擠了進去,因為這時雷聲大作,雨也在一瞬之間滂沱了起來,金髮君的房子雖然在三樓,但樓梯設在屋外。

這樣的推擠讓金髮君筆直的被相葉壓倒在玄關,兩人鼻尖貼著鼻尖,呼吸噴在彼此的臉上,這麼近的距離讓相葉能看清對方眼睛漂亮的顏色和紋理。

鬼使神差的,相葉吻上對方淡色的嘴唇,本來已經稍稍平復的心跳又加劇了起來,感覺被自己壓在身下的金髮君掙扎了一下,但卻沒有推開他,於是仗著有些酒意,相葉沒有停下,選擇繼續加深自己的吻。


理智逐漸蒸發,兩人沉醉在越發深入的吻之中,纏綿之際他們輾轉離開了狹窄的玄關,移師到小公寓裡的單人床上,跌跌撞撞,沿途脫下的衣物隨意的散在地上。

不甚寬敞的空間局促了彼此的動作,但吻卻越來越深入,好一會才甘願分開,空氣裡迴盪著被打亂了節奏的呼吸。

在沒開燈的房間裡,在窗外滲進的些微燈光之下,他看見對方白淨的臉頰上有淡淡的紅色。

不多想什麼,他本能的伸手拉開金髮君的褲頭,大膽地一手掌握了對方敏感的部位,溫柔的撫弄,對方在這樣的動作之下發出了輕聲的歎息,這是相葉這一整天下來第一次聽到對方的聲音,帶著八分的吸氣,柔軟的,貼著耳道竄進心裡,那聲音讓相葉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手的動作也在不知不覺間跟著快了起來。

金髮君看向他的眼睛已經蒙上淡淡的霧氣,情慾的訊號十分明顯,又再吻上對方早就紅豔起來的嘴唇,相葉更加賣力的將對方推往快意的頂點。

手掌沾染上對方的氣息,對方因為情慾而喘著氣的聲音讓他最後一點的理智直接和他說了再見,就著這樣的姿勢相葉將金髮君的雙腿拉了開來,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驚動,金髮君本因為快意而走遠的意識回復,下意識的想要併攏自己的雙腳,卻被相葉堅定的雙手阻撓,而相葉就在他的慌亂視線之下,低下頭親吻了他那平日從不出來拋頭露臉的私密之處。

害羞得無以復加,但又被相葉的舔吻帶來難耐的感觸,金髮君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身體想逃開卻又捨不得那樣奇妙的感覺,就這樣被相葉吻著,被侵犯著,然後變的潮濕,變的興奮。

閉上眼睛,金髮君微微皺起眉,不敢再讓相葉服務自己的畫面進入眼簾。

看見對方紅著臉、閉著眼,有點逃避現實的模樣,相葉覺得心跳又加快許多,就這樣坐直身體將對方往自己的方向又拉近一些,讓自己那早就忍耐的有些辛苦的慾望探入對方在自己的努力之下變得柔軟的地方。

溫熱、緊緻的感觸包圍著自己,突破阻力的時候相葉不由自主的自喉間發出了隱忍的聲音,感受到身下人微微的顫抖,他低頭吻上金髮君的臉龐,對方和自己一樣逐漸上升的體溫有些灼人,但自那薄唇之間流洩出來的呻吟讓本不想太過躁進的相葉不由自主的從一開始就加速了。

被相葉的動作撩撥的一陣又一陣的顫抖著,金髮君咬著下唇忍耐的不斷襲來的快意,身體變得不像自己的,火熱的、帶著微微的痛感,讓人不知所措的感覺在心口塞得滿滿的,他只能伸出手緊緊抓住相葉在自己身上流連的腦袋,扯著他的頭髮,然後越陷越深。

相葉維持高頻度的進犯,儘管頭髮被金髮君抓得有點疼,但那像是溺在水中緊抓著唯一能求生的浮木般的金髮君,慌張的模樣很可愛。

視覺上的刺激讓他身體的熱度又提高許多,再也無法忍耐似的加大了力度。

這樣的變化連帶刺激了被他擁抱的金髮君,快感與痛感一起淹沒了他,而欲望也在沒被碰觸的情況下被喚醒,腦袋熱得像是要融化了一樣,敏感的部分被不斷撞擊著,再也忍耐不住的時候,他顫抖著抵達了頂點,而體內此時也被相葉的熱情給填滿…


早晨的陽光從窗戶灑了進來,相葉覺得身體被曬的熱烘烘的,忍不住睜開雙眼用手揉了揉,啊,我這是在哪啊?還沒完全清醒的他迷迷糊糊的坐起身來,阿咧,昨天裸睡了?不解的撓了撓脖子,嗚,有些酒後的頭疼,扶著額頭揉了揉,然後往身邊一看。

「哇啊!」

居然一個金髮男子睡在他身邊的位置!而且在陽光的照射下,金髮男子的白皙皮膚上有著許多明顯的、大小不一的痕跡,還淨是些怎麼看都不是一個人能自己給自己弄出來的痕跡。

喔漏,相葉抓著自己的頭髮,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彎耐始膽得!!!!我在搞什麼啊啊啊啊!!!!而且還是睡了個洋人!!!!!!!!

他苦惱的搖著頭,昨晚的記憶在此時全部湧現,自己是多麼死皮賴臉的要對方帶自己回家然後又是如何獸性大發的把對方推倒吃乾抹淨,這些內容全部倒帶回到他腦中,一瞬之間他的臉由白轉紅,然後尷尬的看向躺在身邊的人。

「早安。」

「早安…」

這時金髮君蹭了蹭枕頭轉過頭面向他,緩緩的張開眼睛,向相葉問早,而深受打擊、覺得自己真的不是人的相葉默默的也回了一句早安,然後默默地呆住。

三分鐘之後。

「啊啊啊啊,你會說日文!!!」

相葉雅紀,擊沉。

這人居然會說日文!那自己昨天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的用英文憋出那一長串對話啊!

「我是日本人。」

對方則是不以為意的帶著看好戲的笑容看著他,然後悠悠起身,撿起落在地上的衣服披上,逕自走進盥洗室。


「只因為我是金頭髮就覺得是本地人?」

金髮君在聽完相葉的說詞後笑得人仰馬翻,而相葉則維持著正坐的姿勢跪在地板上,羞愧的低著頭。

「好啦,不要這麼低落,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但是看你那麼努力的說英文,我都不好意思戳破了。」

「沒關係,是我太遲鈍了。不過,真的很感謝你收留我!」

「不客氣。但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出國玩會忘記訂飯店。」

金髮君又笑了起來,相葉尷尬的抓了抓頭。

「我自己也頗震驚。」

「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嗯,可能到車站附近找找看吧…」

「不如住下來吧?」

「誒?!」

「還有三天不是嗎?就住我這裡吧!怎麼說也算是有緣。」

金髮君這麼說了,相葉聽完有點失笑,我們何止是有緣啊!一天遇見兩次,最後甚至還一起滾了被單,說是巧合都沒人要信了,不過要是真能夠讓自己借住,實在也是件好事。

「那接下來的三天就要麻煩你了!」

正襟危坐的,相葉向坐在沙發上的金髮君行了一個大禮,換來對方再次笑倒。

「那個,既然都要讓我住在這裡,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啊,我的名字?」

「嗯,要不然也不知道怎麼稱呼,啊,也忘了自我介紹,我叫相葉雅紀。」

「二宮和也。」

「那麼,請多多指教,二宮大人!」

相葉伸出手,順便用力眨著眼睛看著對方,而自稱二宮的金髮君笑了笑,沒有握住他的手,只是在說了聲彼此彼此後摸了摸他的頭。

就這樣,相葉雅紀誤打誤撞的住進這個小公寓,然後每天早上按照原訂行程前往遊玩的目的地,晚上回到二宮的公寓,然後在凌晨二宮回到住處時在門口迎接,雖然不是非得這麼做不可,但相葉覺得這是種答謝的方式,雖然時間短暫,但這樣的模式讓二宮那總是冷清的小公寓變的有些溫馨。

三天後,相葉坐上二宮替他招來的計程車,準備踏上回家的旅程。

「這幾天謝謝你,真的!」

半身探出車窗外,相葉用力的朝站在公寓一樓大門前目送他離開的二宮揮了揮手,二宮還是掛著那小角度的微笑,風吹過他的金髮,顯得他的目送十分瀟灑,相葉自己反而像是個捨不得離去的黏皮糖一樣,但相葉知道為什麼會有不捨的情緒,除了那一天那一晚還有這三天來的相處,那短暫卻深刻的溫度。

車子轉彎離開公寓所在的街區,二宮的身影早就看不見了,但相葉還是忍不住頻頻回頭,直到車子開過大半個城市將他送進機場為止。


回到日本之後,相葉不時會想起那短暫的奇蹟之旅,異地相逢的同鄉人,還有那個色情又美好的晚上,掩住臉,他不是個隨便的人,之前也從沒有在喝酒後和人發生過這樣的關係,而且不管時間如何流逝,二宮的臉孔,二宮的笑聲,還有那三天裡與二宮的相處怎麼也無法在他腦中淡化。

這是怎麼了,中毒了嗎?明明是很偶然的、突發的事情,明明不這麼掛意也無所謂,明明對方也表現的很瀟灑,但相葉卻每天都會想起來,那三天之中,自己一定是被偷走了什麼,被二宮偷走了什麼,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相葉君,你認真一點啊!」

上司櫻井走到他面前晃了晃手,相葉這才又從深陷的記憶裡回神。

「我的媽啊,出個國回來你就失了魂一樣,到底怎麼啦你?」

「沒事,嗯,我沒事!」

「那就打起精神來啊,OK?」

「嗯,OK。」

用力的點了點頭,相葉努力打起精神,繼續工作,但二宮的身影卻還是不時的出現,還隨著時光的更迭更顯深邃。

不知不覺地,那次的奇蹟之旅已經變成了一年前的往事了。

一日,相葉看著自己的行事曆,呆呆的想了許久,突然作出了決定,他向上司請了幾天假,然後著手訂了機票飯店,就這樣飛過整片海洋,再度踏進那個廣場。

當初離去時沒有向二宮要過任何資訊,所以自己才會這麼煎熬,但因為記憶每天都在複習,相葉幾乎是下意識的走到那棟公寓前。

只要再見一面,能見到的話,自己就要把這一年來每天堆積的情緒全部告訴二宮,就算自己什麼自信都沒有。

『叮咚!』

按響了三樓公寓的電鈴,但迎門的卻不是相葉期待的身影。

來開門的中年女性在他殘破的英文溝通之下聽懂他的來意,但可惜的是她只能回覆眼前的異國青年,告訴他這裡原本的住戶早就搬走的事實,而終於聽懂回覆的相葉雖然難過,但還是帶著笑臉道了謝。

二宮已經不住在這棟小公寓裡了,相葉只好到二宮當服務生的酒吧去,連著幾天都去,但二宮從沒出現。

於是相葉抱著遺憾的心情結束了這趟尋人之旅回到日本。


「誒,你又去那啊?!」

好友松本驚訝的看著相葉遞過來的土產,而眼前相葉的異樣則比上次回來還要嚴重,像是完全失了魂一樣,雖然不知道原因為何,但松本覺得有必要鼓勵他一下。

在自己收集的名片中翻了翻,抽出其中一張塞給相葉。

「這間店很有風味喔,是小酒吧,我覺得你可以去看看。」

「喔…」

「別這麼消沉啊!這間店跟之前你拍給我看的店家長的很像喔!」

「嗯,我會去的…」


幾天之後,相葉敵不過松本的難纏的推薦,最後還是抱持著就去看看吧的心情,來到松本介紹的酒吧。

「哇,真的好像!」

門面和陳設都與自己和二宮第二次遇見的酒吧十分類似,這讓相葉十分吃驚,雖然這樣的風景無法讓他從二宮消失的打擊中重振旗鼓,但的確讓他的心情振奮了不少。

推門走進酒吧內,小吧檯裡站著一個小個子的服務生,一頭褐色的短髮,正低著頭擺弄著吧檯內的酒器,那白皙的側臉熟悉的過分,相葉不由自主的看出了神。

似乎是感受到相葉的視線,服務生轉過頭來,那個瞬間,相葉感覺到一股電流穿過自己的心臟,久違的心跳加速的感覺向他襲來,他緩步走了過去,在吧檯前的位置坐下,凝視著同樣也注視著他的服務生許久才開了口。

「Bacon Burger and Beer please.」

而回應他的,則是那白皙面容上薄唇勾起的小小弧度。



THE END



完全就是我對金毛的愛的爆發啊XD


コメント

呼呼呼~~

總感覺說英語的雅紀很別扭很可愛,而且這兩人都好進取噢,才認識第一天就……呼呼呼,你兩個是懷了甚麼居心吧?xdd

第二次去終於有訂飯店了,可惜Nino不在,不過人稱奇蹟的雅紀果然在最後找回公主(?),可喜可賀(灑花)

No title

對不起,我想先尖叫..
阿阿阿!!!(閉嘴#

我也跟著爆發了(?)
看著文章,腦子裡的畫面也都浮出來了
在看雅紀出手(?)的那段時,都忍不住的摒住了呼吸
再看到松本遞名片時開始期待有沒有奇蹟的相遇XD

好棒的文章,我好喜歡ww

TO 嵐妹啤酒 + 攸

感謝兩位的留言
也很高興你們喜歡這篇文XD
說實在這文完全就是我對某A扭曲的疼愛的表現
就是喜歡看他一臉憋XD
然後金毛雖然是期間限定
但真的回味無窮啊XD

金毛nino

你好,第一次留言,我是多摩。

金毛nino好有畫面,其實我滿喜歡他那個造型的,抓一下頭髮就滿有型的,而且膚色看起來真的好白皙>////<
大概就跟文章上的一樣誘人吧(心)

好棒的異國邂逅,好一個一夜情(欸)
nino的一切真美好(這是溺愛)
怎麼我出國都沒那麼好康的事XD

能再相遇真是太好了,謝謝你的文章喔;D

TO 多摩

你好~

其實我一直覺得NINO很適合金髮
真可惜就只有那麼一小段時間
要是能留久一點就好了>3<

然後謝謝你喜歡這篇文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