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末子]八釐米殘象 002

(正文請入內)

《浴室》

那人給了他一套乾淨的衣物,於是他乖乖的進了這套房唯一的隔間裡。

雖然是老舊的建築物,但浴室被保持的很乾淨,他想這多少都可以顯現出房間主人的個性吧。

將衣物放在不會被打濕的地方,他在鏡子照得見的地方,動作緩慢的脫去帶有雨水氣味的衣服。

鏡子裡的他,注視著逐漸裸露自己。

好一會,他才不再注視自己,轉身走向花灑。

將水道開關開到最大,那可以與稍早的暴雨相比的水柱打在他身上,他任由溫熱的水流吞沒自己,閉著眼,他什麼也不去想。


《放映》

從浴室裡走出來,對方拿給他的衣物比預想中的要大件許多,一邊撈著不時下滑的領口,一邊用毛巾擦拭著頭髮,而坐在房間中央的人則是專注的擺弄著一堆膠卷。

安靜的走到對方身邊,他順勢倚在一旁的矮櫃子上,默默的看著對方整理膠卷然後往一個自己從沒見過的小機器上放。

突然地,沒開燈的房間裡亮出一道光,房間裡唯一一塊白牆上,一個彩色的方格照映其上,這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暴雨前的向日葵花田。

畫面上的顆粒很粗,影片說不上清晰,但那鮮黃明亮的顏色,確實的傳達了朝氣與陽光。

而後畫面上的天空開始灰暗,開始積起厚厚的雲,鏡頭的視線開始轉移,他認出來是花田邊的小樹、小路還有賣雜貨的小店,然後畫面黑了一下,再亮起來時,是他的側影,他知道那是在避雨時被對方拍下的。

「為什麼拍我呢?」

手隔著毛巾不間斷地搓揉著已經乾透的頭髮,他輕聲的問。


《日沒》

天色向晚,窗戶面西所以看得見橙紅的晚霞,幾道瘦瘦的馬尾雲綴飾天際。

他靠在窗邊,雖然是一個陌生的環境,他卻格外鐘意這個舊窗欄。

對方低畫質的影片已經播放完畢,正靜靜的收著器材,空間裡很安靜,只有器材之間偶爾相互碰撞的聲音。

似乎是收拾好了東西,對方的腳步聲響起,接著是浴室門閉合的聲音,因為門板潮濕老舊的關係,那是一個鈍鈍的聲音,轉過頭,沒開燈的房間裡盡是自己被夕陽照的通紅的影子。


《夕飯》

沖完澡換過一身乾淨的衣服,他悠悠的走出浴室,房間裡已經近乎全黑,他這才想起自己忘了開燈。

順手開了燈,日光燈管突兀的白光照亮整個空間,那個倚在窗邊的人回過頭來,靜著一張臉無言的看著自己。

他不由自主的又有些侷促,但幾秒後又釋然,因為那看過來的褐色眼眸的主人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好大一聲。

「餓了吧?」

不由自主的笑出聲,他逕自走到自己屋內的小冰箱邊,認真的翻動著自己的存糧。

「嗯,是餓了,有什麼能吃的嗎?」

「有是有,就一些青菜,勉強能湊個兩菜一湯吧。」

說著說著他將冰箱裡的食材往外掏,全擺到小廚房狹窄的流理臺上時才感覺到對方站在自己身邊,正熟練的洗著菜。

「你會做菜?」

「多少會一些,兩個人一塊弄會快些吧。」

「看來你真餓了。」


過了些許時間,看著不是多美味,簡單樸實的料理出現在房間正中央的矮桌子上。

他招呼對方坐下,然後遞過碗白飯,隨手扭開一旁的老舊電視機,兩個人白飯清湯過水菜配著綜藝節目,吃的也是個不亦樂乎。


《眠》

飯後,他主動洗了碗筷。

再走回房間時,對方正在幫他鋪床。

「我的床小,兩個人擠不下去,只能委屈你了。」

「怎麼說是委屈,對我這個素昧平生的人,既給我做飯又給我鋪床,我看委屈的搞不好是你。」

看著對方忙碌的樣子,他笑著雙手攬胸倚牆。

「的確是素昧平生,這麼說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嗯,我也不知道你的。」

「松本潤,你呢?」

「NINO,你就這樣喊我吧。」

他直接的給了個迂迴的代稱,但對方卻像是沒放在心上,笑著說好。


給對方鋪好了床後,松本和對方說了聲自己還得工作,接著便從書櫃裡拿出好幾本相本和資料夾,煞有其事的往地上一散,沉著張臉東挑西揀了起來。

而無心打擾松本的他則是安靜的往松本為他鋪好的床墊上一躺,做出準備入睡的姿態。

這一天真是又長又累,他這麼想,而一邊松本床頭的小鬧鐘顯示的時間還提醒著他,尚有數個小時,才能邁向明天,奇怪的是他本不期待『明天』的到來,現下卻希望時針走的快些。

而或許是真累了,他就這樣睡了過去。


《澎湃》

幾乎要徹夜了,一頭栽進工作中,松本幾乎忘了自己的疲累,挑撿著一張又一張時間的殘留,他的心滿滿的,因為每一張相片都是他生命旅程中,記憶的標本。

將資料夾裡的底片拉了出來,藉著刻意調暗的燈光看著,那黑白負片的光影讓他不自覺的牽起笑意。

在數位化的當代,老東西散發出來的原始氣味是如此的純然,如此的讓人平靜。

猛的一抬眼,鐘面的指針成九十度角,已經是凌晨三點,是該休息了,松本將東西收拾一番後起身。

走向自己的床鋪之前,他在窗邊停下腳步,那裡是他為自稱NINO的年輕男子鋪的床位。

低頭看去,對方睡的深沉,白皙的臉龐在悠悠燈光下散出些許柔和,他不由自主的回想起站在花田裡的那個時刻,對方的茶色眼睛,是那麼的憂傷,還有些說不出口的,絕望。

人不是那麼容易放棄自己的生物,不是那麼的脆弱,所以松本感到好奇,他向後退了幾步,轉身,走到自己的床邊倒下。

躺在床褥上,他的腦子還轉個不停,滿滿的,都是他對今晚同室共眠的訪客的想像。


TBC...


コメント

No title

你...想像了什麼(喂!!!
哈哈..劈頭就只想問最後一句看到的東西
前幾天還在想八厘米殘像的後續何時會來結果今天就來了
其實我真的覺得這篇很特別
不過ZORA桑的手法本來就很特別
只是八厘米這篇讓我覺得很不同很有味道

陌生人阿...
很想問問阿潤為什麼會拉著陌生人走
也很想問問為什麼阿和會跟著陌生人走
其實是....
恩~我來亂的XDDDDD

TO 花花

這篇在寫的時候有刻意用了比較奇妙的手法XD
不過我寫文沒有計畫性
所以自己也很難掌握之後的發展OTZ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