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末子]八釐米殘象 001

八釐米殘象

八釐米 >> 使用八釐米膠卷的攝影機,雖然成像畫質粗糙,卻別有一番風味。

(正文請入內) 《曇天》

抬頭望天,落下的水珠擊中雙眼,在眼瞼處散開,化作淚水的痕跡,劃過臉頰。

那是烏雲密布的天空,從雲層隙縫吐露的幾絲天光,遙不可及的讓人害怕,就如同他現在身處的狀況,絕望的藤蔓纏著他。

赤著的雙腳直接踩在已被雨水折騰的泥濘的地面上,雨水打濕了他的頭髮,拉長了他的衣擺,將他染成深色的標本,矗立在因為失去陽光而黯淡的向日葵花田中。

「喂!在那裡很危險的,今天預報會打雷,你想被雷擊嗎?」

一個聲音闖進他的世界,他的視線這才從灰暗的天空轉移了方向。

撐傘的男人已經濕了大半張臉,髮和濃眉在雨中反而顯眼,那人身上背著一台八厘米半自動的舊攝影機,在雨幕之中,向自己走來。

「別發呆,快跟我來啊。」

朝自己伸來的手捕捉了自己那浸水後濕黏的袖子,他這才意識到該跑起來,跟隨對方的腳步他跑了起來。

有幾秒他回視天空,濃厚的雲層隙縫處,灑落的幾絲天空,穿過雨幕照亮了地平線上一望無際的向日葵花田。

他有點呆住了,但腳步卻還是移動著,沒被抓住的手緊緊揪著胸口位置的衣襟,他這才發現自己是活著,很真實的活著。



《虹》

雨水滑過廢棄倉庫的鐵皮屋頂,滴滴答答的垂掛在起伏的屋簷,從屋簷下望外看去,稍早傾盆的大雨已然稍稍停歇,逐漸散開的雲層,午後柔軟的陽光為天空帶來七色的光芒。

他將擺在地上的傘收了起來,不著痕跡的看了看蹲在一邊的另一個人。

潮濕的氛圍,縮的小小的身形,被汙泥沾染的赤腳,很狼狽,卻又有種說不出來的,無法用語言形容的氣氛,他把背在身上的攝影機打了開來,因為罩了層塑膠套子,沒有弄濕,於是適時的運轉,將那混著天光泥濘還有潮濕的身影拍了下來。

四十五度仰角的臉龐還有水氣,茶色的眼睛在陽光下琥珀般的竟有些半透明,他一瞬間竟傻傻的想,莫不是讓自己遇見花田間的鬼魅?但地上深色的影子嘲笑了他的愚昧。

「你在做什麼?」

對方突然的轉頭,白皙對稱的臉、微微擰著的眉,還有垂掛額邊的髮絲全都入了鏡。

他從攝相鏡頭看出去,畫面上是陰影裡的他和屋外光明處嬌艷的彩虹,強烈的對比。



《卡車》

雨全然的停了,他們一前一後的走在還積著幾窪水的小路上,陽光沒有剛才明亮,樹蔭讓面孔或陰或暗,看不清楚彼此的神情。

「你要去哪裡?」

他問那自顧自走在自己前方,赤著雙腳的人。

「不知道,能去哪,就去哪。」

漫無目的聲音,漫無目的的答案,還有回望向他那雙漫無目的的眼睛。

彼此安靜的對望許久,久到吹過的風使濕濡的髮絲微乾。

「不如跟我走吧。」

手裡還緊抓著攝影機的人開口,赤著腳的人微微低著頭,不置可否,於是前者突然開始向前走,後者也就靜靜的跟了上去。


在公路邊伸出手打車,一台好心的貨運卡車靠了邊,他們就這樣和幾箱蓋著遮雨布的貨品坐在一塊。

行進時的風很大,他看著他飛舞的髮絲下無表情的臉,有一瞬的迷惑,迷惑於自己的決定,迷惑於對方的沉默。



《疾走》

車子在筆直的公路上前進,四周的景色不斷的變化著,坐在車後頭的他們,沉默著。

車子在市郊處與他們分別,下了車後也是一前一後的,隔著幾大步的距離,踏著不快不慢的步伐走進灰色的水泥叢林。

那人依然是赤著腳,城市雨後的柏油路,重色彩的感覺。

他一直走在前面,不時回過頭,每次總是能對上對方的眼睛,漫無目的的神情。

走了好一會,周身擦身而過的人多了起來,他這才發現他們是顯眼的。

逆向走在匆忙的人群之中,一個背著老舊的攝影器材,一個狼狽的赤著腳。

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他半側著身等到對方走近,然後伸手握住對方的手,就這樣跑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要跑,但那個當下,他就想要這樣,不顧一切的奔跑。



《巷》

他們跑著,在人群中穿梭著,有多少人錯身而過並不清楚,只知道要向前,他任由他拉著自己,直到一處拐彎的地方,他們才停了下來。

他猜想這是對方居住的地方,一個老舊街區的入口處。

看著因為奔跑而和自己一樣急遽的喘著氣的那人,他想他和這樣的地方真不合襯。

老公寓的灰的邊牆,牆上各戶人家或青或白的掉漆鐵窗,鏽紅了的門牌,風乾的長春藤樹蔓,沒開花的小盆栽,脫色的紅色的路障邊停著一排騎舊的單車,望上看去,兩邊的集合住宅阻擋了視線,天空只剩下一條線,蒼白的線,還綴著懸掛於牆邊各色衣物組成的萬國旗,而對方就這樣拉著自己走了進去,但他卻覺得,特別的安心。

在其中一棟公寓前停下了腳步,那人從衣兜裡掏了鑰匙,開了鐵門帶著自己進去,迎面是不斷旋轉向上的迴旋樓梯。

一階階的向上走,他錯覺的想,這樓梯會不會其實沒有盡頭,能夠讓他這樣,漫無目的地一直走下去。



《房間》

在每回轉彎時撞進眼裡的白牆上看到紅漆噴的八字,對方告訴他到了,看著白牆兩色的兩扇門,掛著不明的標號,右邊是燙金的『13』,左邊是木製的『30』,那人拉著他在30前面停了下來,開了門。

「進來吧,這是我家。」

那人大大的打開門,用帶著絲溫柔的笑臉看著他。

沒有猶豫的走了進去,那是很簡單的房間,只有浴室這個隔間,整體素白的基調和櫻桃木柔美的點綴,他不由自主的直接走到窗子邊,米色的窗紗被從窗縫吹進來的風吹的飄然,他愣愣的看著窗外,八樓的視野,竟還能看見遠方市郊的天際線。


走在對方身後,他看見自己的木地板上有一排小小的泥腳印。

關好門,他先將攝影機放回原位,這才去拿了條抹布開始擦拭地板,將一個一個的腳印擦去,他來到窗邊,那人不知何時已不關注窗外,而是直直的看著他。

他顯得有點侷促了起來,對方看來倒比他從容了些許。

「你要是沒地方去,就先在我這裡待著吧。」

扭捏的站起身,他低聲的說,對方此時倒是笑了,勾起的嘴角被身後的陽光襯的格外好看。

「你還真大膽,就不怕我心懷不軌?」

看著眼前帶著笑意說著這話的人,他也笑了,將抹布拿到水槽邊沖洗放好了又再走回窗邊,一屁股坐下後,他開始將衣兜裡的東西往外掏。

落在木地板上的是幾張鈔票,四五個銅板,他認真的算了,是兩萬三千一百四十八塊,幾張證照,便沒有再多了。

「如你所見,我的全家產。」

此時的他顯得落落大方,他就和他所在的舊公寓一樣,貧乏的可憐。

對方又笑了,而他也笑了。


他們之間也不過就是兩萬三千一百四十八塊錢的差距。

TBC...


コメント

No title

看到這一篇出現在AY讓我好開心XD
這應該是代表有想填坑的決心吧XD

這一開篇就全部都是謎的感覺
一個絕望跟無所謂的氣息濃厚
一個則是除了公寓和笑容(我的私心XD)什麼都沒有的人
感覺
有火花阿(笑)
換趴茲趴茲的那種(語無倫次了)

TO 阿籃

其實這篇早該拿去貼XD
要不然我還真的會忘記寫他

基本上我寫同人五六年了
雖然嵐禁的資歷很淺
不過習慣一直存在
還偷偷的帶到這裡來了
個人喜歡奇幻和頹廢風格
偶爾會寫一點有些日系風格的小品
這篇算是嘗試作文字上的革新
不過設定上就是老朋友了
基本上也是小頹廢XD
不過能讓人感到有火花我就算成功一半了吧^D^


No title

ZO醬~
我是來說
今天剛剛看到的消息
" 2012.03.19嵐ラジオ 五人 宮城方言Quiz:『びりこ』是?? O:「用嵐來說的話,是ニノ~」M:「(即答)我知道了!愛撒嬌!」O「正解!」"

我果然 超愛 他愛撒嬌>////<

NI醬是很愛撒嬌的~ 超想知道他在團員面前怎麼撒嬌喔>//<
即使已經是快要奔入30代 依然愛撒嬌>////<(已經激動到語無倫次)

TO 阿藍

記得有人說過(印象中是M君 但我有點不確定)
NINO是很會撒嬌的人
撒嬌的方式也抓得很好
不刻意 而是自然而然的對你撒嬌
像是下意識流露出來的

我很喜歡他這樣的感覺
其實NINO有時讓人覺得有點「冷」的感覺
一直觀察周圍 隨時準備做出反應
這樣「機伶」的部分也有
但與此相反偶然的「不器用」和「撒嬌」
讓他這個人的人物像變的圓滑
要是少掉這些部分
就很無機質了

TO ZO醬

我也是有想到一幕,不曉得跟ZO記憶中的一不一樣就是。
已經忘記是NI醬他到處去走紅地毯的時期,還是去美國拍戲的時期
只記得是只有四人的嵐接受像國王的早餐那樣節目性質的訪談
大概是因為少了一位
所以嵐變得很敢講耶(笑) 讓我印象很深刻
應該也是M君?就說,NI醬是嵐裡面最會最會也最喜歡撒嬌的
那時候的NI醬,還是只要有人說他可愛,就會半生氣半開玩笑地反駁
"哪裡可愛啊?!"的時期(笑),所以嵐的四位在他不在場時說的那些話,還有四人眼睛裡面那種認同無奈又疼愛的眼神(好複雜XD),都讓我很感動XD

我記得有一位朋友說過這麼樣一句話
"末子兩位都是傲嬌的,差別只在潤是傲傲傲傲傲傲傲傲嬌,而NI醬則是傲嬌嬌嬌嬌嬌嬌"(笑),NI醬真的很會用他嬌的一面來緩和、撒嬌、甚至達到目的,也會讓人覺得圓融,嘛,畢竟是四郎嘛(笑)

我想現在NI醬已經不會再對別人喊他卡哇伊時感到不自在或有點生氣,應該也是深思熟慮後的結果XD

這大概是為什麼
哩達總是任他為所欲為
主播總是無奈地微笑任他毒蛇
竹馬君總是讓他表現出"真拿你沒辦法"的上目線XD
潤君總是在他想胡鬧、想耍懶不想表現出其實他是老四的時候站出來

大概有不費原因 是他真的能很好的掌握住每一次撒嬌跟機靈的分別(笑)

TO 阿藍

我自己印象很深的是在祕嵐的樣子
你說的那個檔我印象有點薄
可以的話想知道節目的日期
想去挖來看看(^人^)

然後你朋友精闢了
形容的太好了
現在看來末子的平衡很好呢

感覺現在NINO對自己的可愛的部分已經有一種接受了
年輕男生大多期望被人說酷啊帥啊
長大些後就比較能認同別人所見的自己
並善用這些來自他人的印象
在這個部分就感覺的出來他長大很多
不過感覺他也不會刻意
畢竟是很自然體的人

潤君也是
大爺感比過去還要內斂
也成長很多呢

說到成員們對末子兩人的寵愛
最近的宣傳也都蠻能看見
只能說Nino這樣比較冷的人真的很需要這樣的夥伴
一個可以信﨟可以胡作非為的地方啊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