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櫻二]不親切的貓(二)

二、

回到家裡,開門的同時,櫻井就被在黑暗中閃著光芒的貓眼給嚇了一跳。

「誒,嚇死我了!」

櫻井一邊小聲抱怨,一邊按開了燈,而對方則是毫不在意的挪了挪身軀,對他發出一聲細細的叫聲。

「餓了嗎?」

有點自言自語的感覺,但櫻井不是很在意,他想有養動物的人多半都會這樣,唯一有些不滿的是自己也太快習慣「飼主」這個身分了。

任勞任怨的準備貓糧,清理貓砂盆,還順手把沙發和地板上的貓毛清了一遍,櫻井覺得自從沒這麼愛乾淨過,苦笑了一下後往沙發上一坐,吃飽飯的貓咪悠悠走到他身邊,他伸長手想將貓咪抱起來逗逗,卻被對方一個優雅的轉身閃過。

「唉,你這不親切的傢伙。」

嘆了一聲後他改撈起扔在一邊的遙控器,轉開電視。

夜間新聞盡是些不愉快的消息,看了一會櫻井就放棄了,再次將注意力轉到貓身上,而像是感受到櫻井的視線,貓咪轉過腦袋,和櫻井對視許久。

「我知道了,你就叫彆扭吧!」

「喵~」

「不喜歡嗎?也沒辦法,誰叫我是主人!」

露出一張壞心的臉,櫻井壞笑著對貓說,不知是不是錯覺,他一瞬間覺得貓咪的眼神有點發怒的跡象。

「啊,不鬧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自言自語著起身,走到衣櫃邊摸掏了一陣,拿好換洗的衣物後就轉進了浴室,一時之間屋內都是嘩啦啦的水聲。


數日後的一個午後,櫻井抱著「彆扭」走進一家咖啡店。

「喔,翔君,怎麼有空來?」

本來坐在吧台裡一臉愛睏相的大野一瞬間精神了起來。

櫻井在吧檯前的位置坐了下來,因為這裡是咖啡店,他不好放下懷裡的「彆扭」,所以便一直抱著牠。

「本來是要去找相葉然後再去寵物醫院的,結果他的寵物店休假,所以就繞過來了。」

「對齁,你現在開始養貓了。」

「嗯,沒錯,我成為貓奴已經一個禮拜了。」

櫻井苦笑著說,而他懷裡的「彆扭」則一副略有不滿的樣子,一直發出低低的呼嚕聲。

「很辛苦吧,翔君好像不太擅長和動物相處?」

「應該還有人比我不擅長吧!」

櫻井意有所指的笑著說,腦海裡浮出某個濃眉大眼的人。

「呵呵,或許吧!」

像是理解了櫻井所說的一樣,大野低聲的笑了起來。

「對了,那天你是不是拿著一件綠色的外套到我家?」

「喔喔,對齁,我忘記了!」

「大野先生,你的記性…」

櫻井覺得自己真是敗給大野了,這位好朋友的記性跟個性一樣,太隨興了。

「那件外套現在?」

「還回去了,對方打了自己的手機,那天晚上就來拿回去了。話說,失主是你認識的人的嗎?」

「不是,失主應該是第一次來我這裡的客人,因為那天客人不多,所以我記得還算清楚。尤其是對那件外套很有印象,畢竟是件顏色很鮮豔的綠外套,很醒目的。不過…」

「不過?」

「雖然這麼說,但當我發現那外套被留在我店裡時已經是那個客人結帳離開約兩個小時之後了。」

「你也發現得太慢了吧!」

「因為我在趕要給翔君的禮物啊!所以他結帳時我沒注意到他沒穿外套嘛!」

大野理直氣壯的說道,櫻井覺得有點哭笑不得。

「但我記得那天我可沒收到你的禮物喔!」

「啊,那是因為我……」

「因為你怎樣?」

「……還沒畫完…」

「唉,我就知道。」

櫻井翔完敗。

為什麼我身邊的朋友盡是些做事態度過度自由的人啊!他一邊想著一邊和大野道別,和獸醫約好的時間已然迫近,他抱起「彆扭」起身離開,走的時候還帶上了大野贈送的熱咖啡一杯。

走在往獸醫院的路上,櫻井思考起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提起綠外套的事,但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只是覺得在意,但為什麼在意,其實也說不上來。


在診療室裡,獸醫為「彆扭」做了檢查。

「這孩子很健康喔,疫苗也都有打了。」

「喔喔,這樣啊。」

「看來被照顧得很好,所以應該不是被人遺棄的吧。」

「那他身上有晶片之類的嗎?可以看到飼主是誰的晶片。」

「掃描過了,不過看來是沒有。」

「這樣啊…」

「不過剛剛照了X光之後,我發現他腦部的地方似乎有被植入一個東西,你看,這裡還有一個動過手術的痕跡。」

醫生一邊說一邊翻起「彆扭」頭頂的毛,櫻井可以清楚的看見那裡有一道疤痕。

「誒,看來是做過什麼手術吧!」

「可能吧,雖然我想不出來是什麼手術會植入這麼大一塊外來物。」

「醫生也不知道嗎?」

「不知道,看來只有等飼主找到問問看才知到了。」

「嗯,謝謝你了。」

和醫生道謝後,櫻井抱著貓走出了獸醫院,但現在的他是一頭霧水的狀態。

櫻井會帶貓來看獸醫做檢查是因為突然想起寵物應該要打預防針,而且他並沒有過養寵物的經驗,就順便來諮詢一下,沒想到反而得到這樣的結過。

「吶,你腦袋裡的到底是什麼啊?」

將「彆扭」抱起讓牠能與自己四目相對,但問完之後,櫻井覺得自己真像個笨蛋,貓怎麼可能會回答自己呢?於是便放下了「彆扭」,讓牠安穩的窩回自己懷裡,然後緩步朝自家的方向前進。


晚飯過後,屋外開始下起傾盆的大雨,櫻井匆忙的將晾在陽台上的衣服移到室內,看來不用烘乾機是乾不了的,他將衣服一件件的從衣架子上取下來,正準備要扔進烘乾機的時候,門鈴響了起來。

「來了。」

急忙將手邊的衣服先行放進空著的洗衣籃裡,櫻井走到自家門前,拉開了鐵門。

「啊,是你!」

看到門外的人的瞬間,櫻井驚訝的張大了眼,站在門外的正是約莫一個禮拜之前來過自己家取回遺漏的外套並在廣場上談過話的二宮和也。

而現在站在櫻井眼前的二宮全身濕透,雙手抱胸,身上還是那天的綠色外套,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對方正微微的發著斗。

「怎麼會…?」

「不好意思,我來這附近辦事,突然下大雨,我身上又沒錢…」

「嗯,總之你先進來吧!」

「誒?」

「快進來吧!」

櫻井說著,將還有點不能置信的二宮拉進自己屋裡,剛剛去陽台收衣服時,櫻井就感受到雨天冷冽的溫度,所以即便門外全身濕透的是個僅有兩面之緣的人,他也只考慮的三秒就讓對方進到自己家裡來。

關上門,櫻井趕緊去拿了條大浴巾過來將二宮包住。

「先去沖個熱水澡吧,要不然會感冒的。」

「誒,讓我進來真的沒關係嗎?」

「反正也不是完全不認識,有什麼話等等再說,快進去吧!」

說著櫻井將二宮推進自家的浴室,然後走回自己房間拿了自己的居家服再走回浴室,浴室門口換衣間的地方已經有二宮脫下來的濕衣服,他將那些衣服放進洗衣機裡清洗,然後將自己的衣服放在門口。

「換穿的衣服在門口喔!」

「謝謝。」

對方在門內小聲的說,這個瞬間櫻井突然想起好友松本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翔君雞婆的跟我媽一樣』,啊啊,雖然有些貶意,但自己真的是個大好人啊,想著,櫻井有些愉快的離開浴室門口,走到廚房開始滾水,準備繼續雞婆地給意外的客人煮一碗熱湯。

此時,「彆扭」小跳步地走到自己身邊,一個弓身跳到櫻井肩上,低聲的叫了幾聲。

「怎麼了嗎?」

開口問了,但「彆扭」沒有在做些什麼,只是盤踞在櫻井的肩頭不肯移動。

「你好奇怪喔,平常可沒有這麼愛我喔!」

櫻井小聲的抱怨著。


二宮洗好澡走出浴室來到客廳時,櫻井已經將湯煮好放在餐桌上,自己正和「彆扭」一起看晚間新聞。

「謝謝你,給你添麻煩了,真抱歉。」

「不會,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嗯?」

「我可以先借你車錢,你的衣服也快洗好了。」

「啊,這麼說可能有點厚臉皮,不過我不只沒錢,現在也暫時沒地方住…」

「喔,這樣啊…」

「所以如果可以,能讓我住一晚嗎?」


將備用的棉被鋪在沙發上,櫻井回頭看像拘謹地站在自己身後的二宮。

「我家沒有客房,所以只能委屈你睡一下沙發了。」

「不會委屈,謝謝你,明明跟我也不熟…」

「啊,不要這麼說,就當我們是有緣吧!」

看著微低著頭,一臉不好意思的二宮,櫻井覺得自己對這人的印象被推翻了一些,當然,自己只和這人認識不久,當然沒什麼資格說了解,只是一開始的冷淡到難以捉摸,現在在自己面前的二宮看來就只是個普通的有禮貌的年輕而已。

當然,二宮身上的神秘感並沒有消失,那天晚上在圓形廣場自己所見的一切,讓二宮這個人在櫻井心中一就貼著一個「不可思議」的標籤。

「啊啊,就和你一樣呢!」

趴在自己的床上,櫻井伸指頭點了點「彆扭」的鼻頭。

「而且你們的眼睛還是同一個顏色!」

像是猛然想起了一樣,櫻井帶著一絲怪笑說。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