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潤二]我們的形式(二)

完了越搞越大XD
然後刑事真的好難寫
我缺天分XD
然後這篇無肉
(但有另一種肉OTZ)
然後先說
NINO過去遇到的事以後會再開一篇來寫
這裡不會詳述
以上

看著桌子上成疊的檔案資料,松本端起桌上的黑咖啡灌進喉裡,強迫自己維持清醒。
連續三起的相同模式的殺人案件讓人不禁皺起眉頭,同樣的兇器、同樣的姿勢,同樣猩紅的現場,將資料照片在桌上撥亂,松本有點煩悶的抓了抓頭。
『鈴!』
桌上的內線電話響起,將杯子放下,松本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拿起話筒。
「松潤啊,你過來一下。」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和凌晨四點非常不搭調的爽朗聲音。
「喔,這麼快?」
「大半夜沒有其他排單的屍體,所以快啊!」
「辛苦了,我馬上過去。」
掛下話筒,松本起身,長手一伸把椅背上的外套抓了套上身然後往外走去。
「你要去那?」
出現在松本視線裡的是迎面走來,手上來拎著一大袋提神飲料的二宮。
「怎麼來了?」
「剛剛收到櫻井前輩傳的短訊。」
「切。」
「怎麼了?」
「沒什麼,我去一趟解剖室。」
說著松本就要邁步離去,二宮趕緊抓住他的手。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二宮的口氣很堅定,松本聽的出來對方語氣裡包含的意義,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頭後倚在牆邊等二宮進到辦公室裡放好東西再走出來。
「走吧。」
「嗯,走吧。」


兩人一同來到了解剖室,一個高瘦的男子正拿著甜甜圈和熱牛奶在門邊吃著。
「喔嗚,裡門奶啦!」
男子看到他們開心的揮舞起手上的甜甜圈,將上頭的彩色糖粒灑了松本一身。
「相葉先生,吞下去再說話!」
皺起眉,松本不留情的打了相葉的腦門。
「襖痛!」
「快吞一吞,辦正事吧。」
又再抓了抓頭,松本覺得自己異常的煩躁。
回頭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後的二宮一眼,二宮只是雙手插在風衣口袋哩,很自在看的看著解剖室外小辦公室裡的陳設,但正因為那股自在,反而讓松本覺得放不下心來。
把視線轉回相葉身上,這個身上還穿著沾血手術袍的傢伙正津津有味的舔著手指,這讓松本不由自主的又在他頭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唉,怎麼又打我?」
相葉揉著頭放下見底的牛奶杯,隨手抽了張紙擦了嘴,然後到水槽邊洗了手,再到櫃子邊拿了兩件隔離衣扔給松本後便逕自走進解剖室。
穿上隔離衣後,松本和二宮一前一後的進到飄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怪異味道的解剖室裡,相葉站在解剖台邊對他們招了招手。
兩人走到台子前,一個蒼白的女子躺在台上,容貌清秀一如另外兩個案子的被害者,從胸腔到腹腔的位置被開了個大口子,相葉手邊有縫線,想必待會會把它縫合起來。
而本來被擺出跪地祈禱姿勢的四肢已被舒展了開來,但手腳上一個又一個黑洞倒是令人好奇。
「基本上致命傷就如同在現場判定的一樣是脖子上的刀傷,下刀很狠,氣管還有周圍的肌肉組織什麼的全扯出來了。」
相葉說著用手撥了撥屍體,呈現開放狀態的肉塊發出令人不悅的水聲,而專注於屍體的相葉和松本都沒看到二宮在這時突然變白的臉。
「嗯,這個部分跟預想的一樣,其它的發現呢?」
松本皺著眉問到,相葉於是往邊上的架子上拿來一張表遞了過去,站的離他較近的二宮伸手接了過來。
「看一下這個死亡時間。」
相葉說著點了點其中一個框。
「誒!」
湊過來的松本看了一眼後發出小聲的驚呼。
「怎麼了?」
二宮不明所以的看著松本。
「從死亡到我們抵達現場之間,只有四到五個小時的間隔。」
「所以?」
「之前的大約都是十五小時左右。」
松本說著掏出手機,將記錄在備忘錄裡的資料打開拿給二宮。
「所以,才會有這些。」
這時相葉開了口,然後指了指屍體手腳上的黑洞。
「前兩個被害者都是先被擺好姿勢,等待屍體自然僵硬後固定了姿勢才被棄屍,但這個屍體被丟棄時應該還沒有僵硬,所以兇手是用這種長的釘槍釘打進屍體的手腳來固定屍體然後再遺棄的。」
相葉說著相葉把一旁桌子上的鐵盤拿了過來,上頭是一根又一根沾血的粗長釘子。
「把它們弄出來花了我不少時間,然後我還發現啊,這孩子的胃裡似乎有殘存食物,看來才剛進食沒多久就被殺害,啊,我還沒把食物拿出來,等一下喔。」
說著相葉把手伸進屍體的腹腔,把帶血的胃臟給掏了出來,這時松本注意到身旁的二宮握緊了拳,整個人顫抖了起來。
「我失陪一下。」
強自鎮定似的開口,二宮把手上剛剛相葉遞過來的資料塞進松本懷裡後便快步推門走了出去。
「和也怎麼了嗎?」
相葉不明白的問,松本沒有回答,只是把手上的東西往邊上空著的解剖台上一放便追了出去。
二宮把自己反鎖在廁所的隔間裡,他靠著門板,用力的呼吸著。
這半年來他每天接受心理諮商、接受輔導,在上司的安排下放了三個月的長假,回到崗位後也暫時沒有碰觸現場的工作,做了這麼多的準備,做了這麼多的心理建設,卻在第一個現場工作的驗屍過程裡破了功,那想忘也忘不了的記憶像癌細胞一樣占據了他的大腦。
顫抖著蹲下身,他用雙手緊緊的抱住自己,指節因為用力而泛白。


TBC...

コメント

No title

ZORAちゃん~

嗚...總覺得和也之前遇到的事應該比這件事要恐怖上許多...
要不然刑警應該對屍體和血之類的習以為常...
不會這麼容易就受不不了吧...
和也好可憐Q_Q
突然覺得翔さん是壞人了, 逼和也回工作崗位! (翔: 喂= =||)
希望和也可以快點跨過心理障礙~ 因為很想看他和J兩人再一起去現場工作///

然後本格刑事劇辛苦了~(笑)
期待下集/// 加油>w<!!

No title

我深深的體會到另一種肉了XDD

相葉的氣場跟解剖室根本南轅北轍XDDD
可以驗完屍之後吃消夜的大概也只有他了(攤手

然後NINO還是讓人好揪心他的過去啊QWQQQQ
松本警官快破門而入!!!!!(#

涉及到專業領域的文真的會很難寫ˊAˋ
寫文辛苦了>__<

No title

真得是認真的刑警文吶!!
這樣真得是辛苦了ZORA大了 (鞠躬

照理講之前應該在警校(?)作過一連串的學習以及心理建設,
所以應該是不會怕那些...恩、
讓人好奇NINO究竟是遇到什麼事才會變成這樣.....

也很好奇這次的案件得真相OAO
會遭遇危險嗎??刑警們...

TO 零風

是蠻恐怖的東西
我總覺得我要是開寫那篇應該要標警語XD
本格刑事真的很難寫
可能是我沒天分居多XD
現在超崇拜會寫這類文的人

TO 小咘

因為相葉先生其實有小腹黑XD
不過會讓他當法醫是因為LH
覺得這人意外的演醫生感覺真不錯
涉及到專業領域的文真的不容易
偏偏文章在寫常常有角色要生病啊什麼的
果然醫學知識很重要XD

TO 小i

是認真的刑事文QAQ
覺得自己總是有辦法整死自己XD
光是真相的引出就想了好幾天
果然這玩意不能常寫啊OTZ

No title

體驗到另一種肉是什麼了
怎麼說好呢!!!
相葉氏意外的...適合這種角色啊
健康的小腹黑(?

就像他自己說多部桑一樣
笑笑的說出令人害怕的話啊~

而且不在意的在那空間用餐還舔手指什麼的
我想我大概也會跟J大爺一樣
忍不住會想打他啊!!!


哎唷~
雖然看上篇的時候就覺得NINO發生過什麼恐怖的事
看了中篇也更加篤定,雖然不知道是多嚴重

NINO別怕....我會...(你滾)噢!不!是J大爺會保護你的!!

TO 花花

其實AIBA真的很適合小腹黑
因為笑容太燦爛了XD
然後是NINO的過去
因為這篇文我要把他寫成長篇了
所以會提到
基本上我覺得是相當程度的不舒服的案子
不過因為NINO身邊有j在
所以最後才能走出來

No title

突然覺得相葉好適合做解剖的啊|||b
爽朗的聲音和凌晨四點的精神狀態一點都不相符的這點好可愛。
吃著東西站在解剖室前也好符合他的形象啊(笑)

而且會讓我想到伽利略裡的解剖師XD|||

很好奇和也的過往,究竟是怎麼樣的過去呢?
鋪陳的滿令人期待的喔,好久沒看這麼有劇情的東西了,
好興奮喔~

TO 多摩

基本上這裡AIBA的設定有參考波多野醫生XD
不過主要是因為他真的和解剖的工作很有反差
然後這篇的伏線其實不算少
自己寫著都要小心不要出槌XD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