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ZORAkun

Author:ZORAkun
心はいつも
ドン・キホーテ



J禁/P禁/三次元二次創作
N總右傾向


管理人連絡方式

紅心國王販售資訊宣傳頁

IMPORTANT


參觀前請務必閱讀,謝謝。
『紅心國王』規章與簡介

關於上鎖的房間們,請務必理解本站傾向並詳閱以下規則後再行進入。 『紅心國王』小柵欄通關密語

本站LOGO


為了世界和平請參考。

CATEGORY

LAST UPDATE

COMMENT

COUNTER

next hit is ????

LINK

SEARCH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潤二]我們的形式(三)

真的想說這文何時才是個頭啊
越寫越長XD
果然刑事類到了辦案的部分就是長
很難簡單帶過啊
總之還沒完結
可能下一集可以寫完他XD
然後字數爆了OTZ
還有要感謝各位讀者
容忍我不成熟的刑事文> <
以上 在門板上敲了幾下,松本知道二宮在裡面,他也知道以二宮的性子這個時候不會開門,手指滑過因為歲月而染上深刻痕跡的門板。
「我在這裡。」
松本低聲的說。
約莫十來分鐘,二宮主動開了門,他的神情帶有些許的疲憊,眼睛微微的紅腫。
「回去吧,會讓相葉擔心的。」
二宮這麼說著看向站在門邊的松本,然後被對方擁入懷裡。
松本的心跳聲一下子迫近耳廓,熟悉的法蘭絨布質感觸及臉頰,背部被溫柔的拍撫。
「沒事了。」
松本像是說給自己聽似的呢喃,但聲音還是清楚的讓二宮聽見,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抓住對方的衣襬。
「沒事了。」
他複誦著松本的話。

相葉把銀色的縫合針穿過屍體的皮膚,這是最後的一針,而就在這個同時松本和二宮回到這個空間,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二宮,對方又恢復平時從容的樣子,沒事人一樣的看著解剖室裡的陳設。
「東西我們會帶回去檢驗,給我吧。」
松本說著伸出手,也是一副沒事發生過的樣子。
相葉不敢多問,只是把裝袋好的長釘和食物殘餘物遞了過去,然後目送兩人離去的背影。

三個小時後。

相葉被一通電話叫到了櫻井的辦公室,他沒有敲門直接開門走了進去。
「就算是我叫你來的你也敲個門啊!」
櫻井不滿的斜了一眼看著他,相葉連聲說著抱歉但是臉上卻堆著絲毫不帶歉意的笑容。
「相葉氏,老是這樣道歉是讓人感覺不到誠意的喔!」
已經坐在裡頭的二宮一邊玩著手機一邊說到,而他身旁對著相葉投來視線的松本則是一句話也沒說,略略帶著一點笑。
「總之,相葉君你先坐吧。」
櫻井說著指了指最後一把沒人坐的小矮凳,然後就回過頭看向身後的大型觸控顯示器,相葉有點不甘願的坐下,然後看著櫻井把幾張圖片和檔案按了出來。
「多虧相葉君,我們查出了幾個線索。」
櫻井一邊說一邊放大了其中一張照片。
「喔!」
「首先是食物,被害者所吃下的食物消化的不多,形狀還蠻完好的,鑑定上也容易,裡面有豬腳、苦瓜等,蠻明顯的,是沖繩料理。」
「喔喔!」
說著,一張地圖被放大,上頭標示了案發地點和一家在同一個區塊的沖繩料理店,這時松本站起身走到螢幕前。
「剛剛去了一趟,証實被害人在屍體被發現前的六個小時前的確和一位男性在店內用餐,但是根據店員的描述實在無法建立確實的人物像,目前正在調閱周邊店家的監視畫面,以上。」
說完松本就把畫面上的地圖關掉,然後走回原本的坐位。
「基本上那位男性的嫌疑應該是最大的,所以目前我們會全力尋找他。」
櫻井接著開口,然後接著點出另一張圖片,上頭是長長的釘槍釘。
「相葉君,你說這個釘槍釘是死者死後打的?」
「是的,兇手用釘槍釘固定死者的四肢,釘子穿過死者的雙腕,兩邊的手肘上方約十公分的位置,還有為了讓雙膝併攏,兇手在兩個膝蓋周圍用了約十枝針,投過直向、橫向、斜向約三個角度來固定,然後為了維持跪姿,從小腿往大腿也打了左右各三枝。」
「這個釘子特別長,剛剛二宮調了全國資料看了,這東西需求很少,我想搞不好可以鎖定到方向。」
櫻井說著關掉圖片,然後面向二宮和松本。
「接下來的追蹤就麻煩你們了,啊,被害者的手機查了嗎?」
說著,他看向二宮。
「正在整哩,通話紀錄和社群網站的聯繫參與等等,整理好馬上給你。」
二宮晃了晃剛剛手裡一直玩著的手機,相葉看了不禁莞爾,原來他玩的是被害人的手機啊!
「走吧。」
松本也笑了,站起身把二宮拉了出去。
等兩人出去並帶上門後,櫻井起身走到相葉身邊。
「剛剛他們倆去了驗屍室?」
「喔,原來你是想跟我問這個!」
突然明白櫻井特意把自己叫來的原因似的,相葉用瞭然的神情看著櫻井。
「二宮如何?」
「中途離席了一下,在我把胃拿出來的時候,通常這種案件處理個三件以上,就很少會有人中途受不了離開…不過,我也知道原因,你也叫我不要刻意迴避,但我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什麼意思?」
「雖然我知道你是希望能讓他克服,但會不會反而造成他精神上的壓力?」
「嗯,怎麼說,我想我比松本還有你都還要相信二宮這個人的韌性吧。」
櫻井說著聳了聳肩,相葉沒再接話,只是默默的回過頭從櫻井辦公室的玻璃牆往外看,外頭坐在辦公桌前的二宮低著頭,手指不停的戳著手機螢幕,模樣和過往沒有兩樣,但卻有一種違和感。
「唉,我怎麼看都覺得是在逞強。」
相葉嘆了口氣說道,然後逕自起身離開了櫻井的辦公室。

「查到了。」
二宮在半個小時後推開了櫻井的辦公室門,身後跟著松本。
「嗯?」
櫻井站起身,看著二宮遞到自己手裡的手機。
「被害人有參加一個私密社團,感覺像是某種偶像崇拜的東西,就是這個網站。」
說著二宮走到櫻井身後的觸控螢幕前,用瀏覽器叫出一個網頁,全黑的頁面上是一串不認識的外文。
「這是拉丁文的救世主,這個網站的建造者自稱是救世主,透過網站交流自己創作的文字音樂以及影片,規模還不小,而且還設置了加入會員然後透過電話小額繳費後才能觀看的付費區塊,剛剛查對被害人以手機號碼申請的付費服務,其中一個就是這個。」
二宮一邊說一邊用查出來的帳號密碼登入了被害者的帳戶,然後點開了私人訊息。
櫻井湊了過去看了看螢幕上顯示的內容,然後默默的皺起了眉。
「救世主約被害者出去呢,和也,開一下那個。」
一旁的松本默默的開口,二宮於是開啟了系統裡的視訊軟體。
「小大~」
抓起一旁被用的麥克風,二宮用甜甜的聲音喊著。
「來了。」
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然後是一個像烤焦的麵包一般的臉孔突然的填滿了視訊框,這些特徵讓人在一秒之內就認出對方是科警研的大野智,櫻井於是回過頭瞪了松本一眼。
「要你幫忙的東西呢?」
而二宮繼續用極撒嬌的語氣問著,而對方則是直接丟了一個檔案過來。
「救世主的私人信息打包,還有什麼需要再叫我。」
就在二宮接收完檔案後,視窗就被對方乾脆的關掉了。
「嘖,看來打繞到他研究魚竿了。」
二宮一邊小聲的抱怨著一邊點開了文件。
「嗯,看來救世主真是個大情聖呢,約的人還真多。」
櫻井看著這一條又一條相當大量的訊息忍不住開口。
「看來我們的另兩個受害者也很有可能是在這個網站被救世主選中的,潤,幫我查一下。」
「好。」
松本於是把手中的筆記型電腦往桌上一放,直接調出資料開始查詢。
「看來是這樣沒錯,另外兩個被害者使用的電話號碼也都有申請這個付費服務。」
「帳號呢,查的出來嗎?」
「讓我看一下手機的備份資料…嗯,有呢,傳給你囉。」
於是二宮將松本查到的帳號輸入篩選器裡,特定出來自於救世主的訊息。
「有共通點嗎?」
櫻井在旁看著歪了歪頭。
「唔…看不出來。」
操縱著滑鼠點開訊息的二宮瞇起了眼,遲遲找不到共通點。
「啊!」
這時櫻井突然大叫了一聲。
「怎麼?」
「剛剛大致的看過大部分的邀約,被殺害的三人,都是被約到沖繩料理店啊!」
櫻井說著激動的搶過二宮手上的滑鼠,指令搜尋三位被害人被邀約前往碰面的店家,網頁上顯示出來的訊息的確三家都是沖繩料理。
「其他人都不是?」
松本好奇的湊了過來,櫻井於是隨機的搜尋了其他幾封私人訊息內出現的餐廳名稱,結果就如櫻井所說,百封以上的邀約訊息裡,只有這三個人被約到沖繩料理店。
「雖然這三間店的距離很分散,但這個共通點是個很好的提示,只要查出救世主是誰就可以了。」
「查不出來。」
這時二宮靜靜的說。
「誒?」
「剛剛也讓小大查了,這人申請網站用的是假的資料,根本查不到與他資料相符的人。」
「只能期待其他線索了。」
松本說著有點頹喪的坐回自己的筆電前。

『滴滴!』
這時二宮面前的螢幕上出現來自大野的訊息。
『救世主私人訊息更新,見附檔。』
二宮從櫻井手上奪回滑鼠,點開了附加檔案。
「我想,下一個受害者,要出現了。」
二宮看著內容皺著眉說道。
「我看看,新宿區的『石垣』,這家店我知道,是沖繩料理!」
「我也知道,看店名就知道了,時間是中午十二點。」
二宮說著看向時鐘,鐘面上是十點。
「翔桑,我想去那間餐廳那裡看看。」
「喔,好,那你帶上松本還有…」
「我去就好了,不要太多人,打草驚蛇,連續犯有時候會很認真追查自己的案子,我前面都沒有到現場,我去待命是最好的,不是嗎?」
「呃…也是…」
意外於二宮的主動,櫻井有些遲鈍的點了頭,然後不由自主的看向松本,對方也是略微詫異的神情。
「潤,你繼續幫我追查一下釘槍的部分,有消息通知我。」
「好。」
松本沒有否定,只是靜靜的答應,然後看著二宮走出櫻井的辦公室。
二宮離開之後,櫻井和松本兩人沉默的看著還在跑著數據的螢幕,好一會,一聲訊息音打斷了沉默。
是大野。
「翔桑,叫和也注意穿格子襯衫的男性。」
突然跳出來的視訊視窗上,大野難得一臉認真的說著。
「嗚哇!你怎麼知道是和也去?」
「這你就別問了。」
大野露出一個煩躁的神情,然後直接切掉視窗,留下櫻井一臉疑惑的環視著四周。
「翔桑,和也比我想的還要來得積極,對於回到工作上這點。」
「誒?」
松本突然的開了口,這讓櫻井有點措手不及的感覺。
「我就是太知道他不想沒有半點進展,所以才會忍不住想要干涉。」
「松本…」
「其實我很自私的,因為怕失去他,所以我其實有點寧願他不要好起來。」
松本說著默默起身,將筆電拿到櫻井面前。
「但我不能妨礙他的自由,他有好起來的自由和權利。」
「嗯。」
「總之,你的想法或許沒錯,錯的是我的私心,的確該放手一搏。」
「放手一搏…」
「不過他一個人我不放心,所以我去和他說剛剛大野說的,然後你幫我找救世主的真面目,拜託了。」
語畢,松本就快步的走了出去。


TBC...

コメント

No title

總覺得這篇文逐漸加長中
刑事文真的不好拿捏啊
總而言之就是一堆專業用語&一堆事件
雖然Zora桑這麼說
對我來說已經夠成熟了,畢竟這真的很難寫啊(崇拜
能夠完結它已經算大事了!

恩…希望別出什麼大事才好
一個還未從事件中恢復的人馬上就上戰場
要說克服,我想還天差地遠
就像相葉氏說的,的確在逞強啊

不過…總是要邁出第一步嘛~
總不能一輩子都困在恐懼當中的呀

TO 花花

是的
他長到我擴增了篇幅來容納他了> <
真的是第一次這樣爆字數
自己都有點驚訝
然後也謝謝你的肯定
現在是想著要儘快完成他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